冬至乐

冬至。

凌晨1点半,陈动感说今天别忘了吃馄沌;早上10点半,阿西说要吃饺子,以防冻掉耳朵;中午11点半,支团说冬至了,咱们找个地方包饺子吃吧。

这个提议简直不能更赞了。

但是这个地方去哪找呢?难道谁把自己寝室贡献出来不成,还得去贿赂楼长啊。期待着诡异的答案揭晓。

事实证明,有支团在,这个问题是很easy的。暑期路上没团长亲自出马去打前站,真是我团的一大损失啊。不过在武汉冬湖时,支团出手不凡,居然把3毛的公厕硬给砍成2毛,也算是造福两团众生了^^

没预料到的是,团里虽有北方人,不幸竟没有一人会擀面皮和包饺子。所以尽可想象,经过我们折腾出来的东西会有多么惨不忍睹。都不敢称其为饺子了,尺寸大的可以当面膜,小的又过于紧小甚微;形状有酷似包子的,有三角形的,有海星形的,有无定形的,甚至还有车圈环形的…创意太丰富了。看着也可能没了食欲。爱因斯坦的小板凳也没这么糟啊。

不过,当下锅捞起来放到碗里端到桌上来时,我不禁惊讶于丑陋的小鸭子也能出落成诱人的白天鹅了!太神奇了。但不能多加感叹,因为下手晚了就没好看的了。好香好好吃啊,每个人都禁不住边吃边称赞。瞬间就灭掉了好几大碗,八九斤呢,虽然有11个人,还是很夸张。

又点了些菜。这回攻势更猛烈了,来一盘围剿一盘,片甲不留,比暑期路上还恐怖。阿丑说暑期只是个开始,暑期让28个人全养成饿习。穷凶极饿。不过,也图个好玩么。

菜抢到最后,还要了炒饭也吃完了,但碗里始终还剩下最后一个饺子。薯条说怎么都没人吃啊,这个饺子真伤心。后来他又说,这个饺子其实是他包的……

在店里闹得不可开交之后,店老板人还特好的说没关系,开心就好。呵,在P大周围的小饭馆也沾染了P大兼容并包的一贯风气了?想起上次寒假冬游时也是,店里的老板任由我们无法无天,居然允许我们在店里面烧烤,我们自己都觉得过了,乌烟瘴气的,还是拿到门外面去好一些,呵呵。遇到这样的人真可爱。

后来跑去听吉协狂欢夜。前两年都吵翻天了,劲爆十足,咋今年就这么安静呢?莫非以前是狂欢,这次是吉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