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冰

【“我很坚定地想做出一番大事业,如果智商不够,做一位舒适的研究者亦可。可我常常怀疑起自己,因为书中写的那些伟人的素质(或勤奋、或狂傲……),我都不算完全的拥有。我可能会突然狂放傲物,比如读了李敖、尼采的书以后;但不久立刻大为自卑,因为我发现高一下的三角函数几乎都忘了做法了。我的怀疑直持续到读过卢梭的《忏悔录》为止,因为我终于发现卢梭、佩德罗之流均属敏感、多情、懦弱之徒,这些素质我还是有的,于是我立刻有了自信。”

“我是崇尚奋斗,崇尚追求的。或许世事不遂人愿,你没有成功,当你追求过,这就是一种完美。因此,我憎恶功利的意大利足球,推崇唯美、唯过程的荷兰队,可惜这支理想主义的唯美球队极少夺冠(或许这是一个必然归宿?)。我想:或许我没资格说恺撒在《高卢战记》中所言之壮语,但我可以说:‘我来了,我战斗了,我为此满足。’……”     

“在一个人人都务实地行走的时代,一个向往太阳的孩子,常常有飞翔的冲动,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可怜的孩子,你的懦弱又使你不值得怜悯。”     
三年过去了,不少认识已与当年大相径庭。唯一绝对没变的是那傻傻的抱负——也许可以在我的墓碑上刻上一行字:1984-11-4——20??-?-?,半个理想主义者。】

以上From <Illogical>pkuphy03级3班班刊   

纪念物院03级一位不相识的兄弟。走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