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难兴才

今天晚饭后在一教门口与XQG不期而遇,一年不见了,各自惊呀: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是从YZ师兄那里听说他的名字的。那时都大二了,我在未名川版精华区的报道帖中找到了YZ师兄,他说有个宜一中的师弟和我一级,而且就住在45乙。我们市每年能相聚燕园的人就那么几个,难得的缘分,我得会一会此人。   

后来看到网上报道他家境贫寒,父母为供他上学到城里打工,母亲当保姆,父亲擦皮鞋,他自己也利用课余捡易拉罐和塑料瓶卖,坚持到高考前夕。我一向佩服这样穷且益坚的人,更想亲见其为人。   

但一直没有认识,直到大三上,理教213的邓三课,总有许多翘课的睡觉的做作业及其它事的同学,而有个男生却每次课都坐第一排,专心地听课做笔记,对老师甚恭敬。个子不高,肤色长相一看就是农家孩子,干练耐劳且积极乐观,种种表象很符合我对此人的猜想。由于他的影响,那学期的邓三是我听得最认真的政治课,且很有收获。终于有天晚上在宿舍楼前碰到他锻炼回来,与之结识。他故意为之的正宗川普很搞很有特色。    

我们相约那个寒假骑车环游宜宾九县一区。为积攒骑行经验,我们去听了车协05秋的骑行讲座,在电教239,阿风主讲。生动活泼的讲解很给我们这样的人扫盲,我现在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图文并茂的立交桥过法和山路弯道万不可过黄实线了。

估计是嫌麻烦,寒假时我早早地回了家,却还是暂时放弃了打算。而他却真的去骑了,后来听他说有天下雨满身是泥,走进一饭馆竟被赶了出来。   

大四时,他放弃了本专业地质的保研资格,准备考更喜欢的土木。春节收到短信,知道他毕业后去了上海,专心备考同济。   

今天遇到他,果然是有了好消息。他说回来怀念下,离开一年,挺想念这个地方的。而他依然是那副朴实本分、踏实勤奋的样子,一点没变,大概也很难变。   

看着他瘦小的背影离去,又想去许校长在今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一时感慨。

“2008年,让我们永远记住四个字:多难兴邦。

温家宝总理在北川中学的黑板上写下了这四个字,我看到电视画面的时候,流泪了,‘或多难以固其国,启其疆土;或无难以丧其国,失其守宇’。我已经六十五岁,经历了共和国全部的历史,也见证了很多重要的历史时刻,能够深刻地体会这四个字的含义。   

今天的毕业典礼,我也希望2008届的毕业生们,都把这四个字记住。你们还很年轻,你们甚至很难体会到什么是磨难,但作为你们的校长,我有责任告诉你们,磨难是人生中最宝贵的财富,是一个国家奋发前行的动力,只有在磨难中坚强不屈,只有在磨难中团结一心,只有从磨难中不断反省总结,我们才能成功,才能实现国家的现代化,才能让中华文明永远绵延不绝。       

2008,请记住这个年份,这一年,我们奥运了,这一年,母校110岁,这一年,我们都是四川人,这一年,你们毕业了。”          

这一年,我也要离开北京了。那么祝愿你我,我的朋友,以及今年的毕业生们,今后的路越走越好,我们一起奋斗。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