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本海默的几个侧记

1、马克斯·玻恩回忆录《我的一生》:

他是个才华横溢的人,而且他自知在某些方面很高明,但这却令人别扭,也招致了麻烦。在我的量子力学讨论班里,他经常打断发言者,不管是谁在讲话,对我也不例外。不仅如此,他还走到黑板旁,拿起粉笔说道:“使用以下方法要好得多……” 我觉得别的学员不喜欢这种经常性的插话和更正。不久以后他们就开始有抱怨之词…最后我接到了一封书面的呼吁书。我想Maria Göppert(第二位女性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是这封信的操纵者,当时她还是个很年轻的学生…他们交给我一张像是羊皮纸的东西,按中世纪的公文的格调威胁说,如果这种插话不停止,他们就要抵制这个讨论班。

写好论述电子和氢原子碰撞的论文后,我就把它交给奥本海默以便让他校对一下其中的计算。他把文章带了回来说:“我一点错都没找到,————这真是你单独写的吗?” 这句话以及他脸上的神情表现出来的惊讶是情有可原的,因为我从来不擅长冗长的计算,而且常常会出一些笨拙的错误,我的学生们都知道,但奥本海默是唯一直率和鲁莽地说出来的人。

临走前他还送给我一件贵重的礼物————一册拉格朗日写的第一版的《力学分析》,这本书我至今还保存着。

(奥本海默于1926年到德国哥廷根大学马克斯·玻恩组里学习,1927年3月获博士学位,时年23岁。在这期间,他发表了著名的“玻恩-奥本海默近似”的文章,这也是他被引用最多最广泛的论文。)

2、埃米里奥·塞格雷著《原子舞者:费米传》:

作为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主任,奥本海默干得非常出色。他对一些技术细节知道得十分清楚,而且他很快就有了必不可少的行政工作经验。他可能是我遇到的思维最敏捷的人,他有惊人的记忆力,对任何问题总能滔滔不绝地说出一大套来。除了他光彩的不可否认的成就以外,奥本海默也有一些严重的缺点,这些缺点部分起因于极端的敌意,后来他成了这种敌意不公正的牺牲品、受害者。

他常常用非常抽象的术语来表述物理学,至少我这么认为,这种表述与我熟悉的费米风格很不相同,费米总是让物理学变得简单明快和直截了当。我记得费米的一个评论,那是他在访问伯克利作希契科克讲座演讲时说的。在出席为奥本海默的学生举办的讨论班(讲费米的β射线理论)以后,费米见到了我,说:“埃米里奥,看来我正在生锈和老了。我完全不明白奥本海默的学生提出的高深理论。我在讨论班上由于不能理解他们而感到沮丧。只有最后一句话让我感到振奋;这句话是:‘这就是费米的β衰变理论。’”

3、约翰·惠勒自传:

我经过认真考虑,合作导师的最后人选落实到奥本海默或布赖特两人中的一位…以他在物理学领域的地位或作为教师的能力而言,担任合作导师毫无疑问是胜任的,但我并不喜欢奥本海默某些为人处世的风格。他似乎喜欢显摆他的才气。他从来不曾表现出谦逊,或对某个问题表现得惊奇或茫然…奥本海默是一位很复杂的人,我从来不觉得自己与他很亲近。我也不曾觉得自己真正了解他,我总是觉得对他必须抱有戒心。

4、尤金·维格纳自传《乱世学人》:

许多历史学家和传记作者都说奥本海默“傲慢”,正如他们喜欢说泰勒傲慢一样。奥本海默是一个古怪的人,而人们常常把那些不容易分门别类的人,贴上一个“傲慢”的标签。

我从来也没有在奥本海默身上看到真正的傲慢。他是有吸引力的和善于表达的。他很有点自知之明,并且十分在乎他的外表和名望。那就是傲慢吗?如果是的话,那么世界上到处都充斥着傲慢的人。

奥本海默穿着一丝不苟:我甚至想不起来见过他不穿西服和不结领带。许多人形容他有一种“刺人的目光”。是的,他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但我从来没有感觉到这双眼光刺伤过我。

我总把奥本海默设想成是一位欧洲人;他的姿势和风度更接近于柏林的报告会和咖啡厅,而不像美国的任何东西。

那几年是我们最害怕希特勒会征服全世界的日子,而奥本海默竟觉得希特勒没有什么危险!每当泰勒和我一提到希特勒新近的所作所为时,奥本海默就不予理睬。他要讨论的是物理学。

很容易对具有奥本海默那样的敏感气质和异常习惯的人,提出这样那样的批评。他看起来不像一位通常的领导者。他把自己稍微置身于其他人之外。但他确是一位好的领导者。他领导洛斯阿拉莫斯的工作既有眼光又合情理,并且极少犯错误。几乎每一个战争时期在那里工作的人,都会同意这一评价。

即使是一位漫不经心的观察者,也会看清楚关于奥本海默的一些事情:他是一个喜欢人们的能干的人,一个聪明到足以看到世界是什么样子,和灵活到足以调整到能够适应它的坚强的老板。在洛斯阿拉莫斯的那些人是有高度智慧和独立性的人。他们不喜欢被领导者指手画脚。奥本海默懂得这一点。他用不着询问就知道他们的长处和短处,并以某种敏感的方式去对待他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