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个精致的梦

上午拿着毕业论文去征求修改意见,导师说行了,没什么可改的了,任务完成。于是我空着两手出来,心里突然好轻松。然后后悔着怎么连感谢都没说,一句“老师再见”就走了

去中关村图书大厦看了一中午的书。坐在书架之间的地板上,单是对着一个个书名猜想其内容就觉得很享受了。美好的生活原来就是这样简单。静时,在一个有着明亮大玻璃窗的房子里,坐拥书城,淹雅群籍,神通万象;动时,与知己好友一干人,骑车,远足,兴尽而归;身心充盈,蓄满力量之时,去实验室探究一番,满足好奇心的同时,也为科学添些砖瓦。

受书里的文章刺激了,突然好想临着湖光塔影,坐在纤纤细柳下望穿秋水;也想拥着古典庭院,躺在幽幽草坪上细数夏夜繁星点点;还想游园,看一番燕南园碗口大的玉兰,赏一遍西门娇媚红艳的西府海棠,走一回那条逸满洁白丁香的小巷

转头去看,那个园子不就在咫尺之近的对面么?果真距离催生思念,思念产生美和愁。

自从钱钟书围城之后,世间万事似乎都可套用那两句话解释。但这里是个例外:外面的人都极想进去,进去就不想出来。侯仁之先生自燕大起就居住在此园,一生好福气啊。

想到木马昨天说的共振,也发挥一下:若将一本书里的文字随机重排,多数情况下我们读了但不会产生反应;当排列达到某个状态(如一本书本来那样),我们就会汲取领悟,情绪因之喜、悲、愕、叹,此时,谓之共振吸收。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