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前站

《尘埃》说:“执着一些,放弃一些。”

第一次如愿入选前站,而且是迎新拉练的前站,我知道,这不仅代表了队长的信任,还肩负着协会的重托:我们的表现关系着新会员对协会活动的最初印象。因此,这既是一份荣誉,更是一种责任。这是我应该执着的,我要奋力走好这一程。出发前我这样想。                 

早知道这次拉练路途遥远,强度较大,已作好早出晚回的心理准备。但随着里程的深入,愈加感到其艰苦程度大大超出我所想。出发近三个小时,队友接连扎胎,而地图上漫漫长途,我们还没走完五分之一。于是加紧赶路。                         

过了十三陵,渐渐山路盘旋。我们放慢脚步,一寸寸往上爬,并结伴唱歌,踏歌而行,心情仍十分畅快。然而山势螺旋上升,好不容易爬完一个大坡,下一段又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抬望眼,路像楼梯,一层层连到山顶。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什么,不知道。我仰望了半天,还是看着脚下的路,继续往上爬吧。可到了沙岭,坡势更陡,再加上狂风沙尘助纣为虐,我累得两脚发软,只得下车来推着走。在我不停地喘着大气的时候,看见阿丑居然还生龙活虎,豪情满怀,一边说“这坡不陡”,一边飞速爬坡证明给我们看,简直如履平地!那一刻,我彻底服了。还有迅雷,也是谈笑自若,一脸轻松地对我说:“骑上车走吧”,噢,额滴神哪,实在太佩服车协的女生了。好吧,再次骑上车去。刚开始时,连启动都有困难,然后慢慢地找到了节奏。把心放平稳,不急于求成,踏好每一步,就会在逐渐提升中获得成就感,体验到乐趣。我也开始有点享受爬坡带来的快乐了。                        

到了峰顶,果然风光无限啊,莽莽山原洒满金色阳光,点点苍松与洁白积雪辉映成趣。大家都禁不住兴奋,纷纷停下拍照留念,还开玩笑说,这样子的迎新拉练是不是吓唬新会员啊,哈哈。片刻后,又杀下山去,一路清风惬意,直抵黑山寨。              

快到黄花城时,已是午后两点,风又大,又有缓坡,我又饿又累,尤其是前一晚没睡好,此时特别地困,双眼都快睁不开了。我越骑越慢,渐渐地掉在了最后面。几次都想停下来,小睡一会儿,休息好眼睛再走。这时,支持掉头回来,给我鼓劲,说“唱首歌吧,唱完精神就好了,”然后还推我走了一段。哇,第一次享受到被推的待遇,那感觉一个爽字是形容不了的。不知推的人怎样,是不是相当吃力,反正被推的我是觉得轻快极了,飘飘乎如冯虚御风,不知其所止。嗯,实在太感谢了~。到了黄花城,我便倒在炕上,一躺居然就睡着了~,直到吃午饭。                   

三点过终于吃到了午饭,感谢阿丑和迅雷,吃得很不错。四点吃完饭,兔子雷和木林留下打正式拉练的食宿前站,其余人当即踏上返程。回程还有70多公里,因此必须抓紧赶路。                    

回去时走的是另一条路,但仍然需要翻越一座山。这次有了经验,一步步平稳地往上爬。支持和李庆一人牵着一辆车,居然还健步如飞,令我一直难以望其项背,牛啊。阿丑陪我爬坡,驮着几斤重的水,依然是游刃有余,一路自在。我也渐渐到了坡顶,回望层层来路,心中满是自豪:这可是全程骑上来的啊,嗯,不容易。自我称赞一番,下山去咯。          

接下来的二十多公里全是下坡,一路飚车,轻松极了。阿丑和迅雷再次激越飚歌,“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绝望”“我和我骄傲的倔强,我在风中大声的唱”,听得我意气昂扬,导致我后来好长一段路,满脑子都是这两句歌词在回荡。                           

到了山下,找个加油站休息。此时,星星悄悄地探出头来—天黑了。舒活一下筋骨,装上车灯,在清寒夜色中再度出发,而整个回程就只休息了这一次。阿丑、支持、迅雷轮流牵车,长途奔袭,实在不易(不过牵着车骑行的背影真的好帅~~)。路比较平整,并不太费力,只是越来越冷,越来越饿。但尽管饥寒交迫,大家仍然热情高涨,团结前进。                           

晚上九点五十四,终于回到电教西门。居然如我出发前的戏言:但愿晚上十点前能赶回来。差不多,呵呵。                     

《尘埃》也说:“承受一些,珍爱一些。”这大概就是前站的意义。                 

感谢队中的每一个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