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可以天天吃苹果了

想起的第一句话竟是“I managed to get a quick PhD – though when I got it I knew almost nothing about physics. ”

连温大师都这样说,心里就能假装有点底了。(这句话当初给我多么大的动力啊,虽然知道其实只是句半开玩笑的话)

于是又翻开这篇著名的Science:Four golden lessons, by Steven Weinberg.重温了下,发现原来这四条我都遵守得不错啊:

1. no one knows everything, and you don’t have to.(我确实太多不知道,而且也心安理得了。)

2. go for the messes – that’s where the action is.(我进入的方向确实挺mess的,太冷僻了,当然同时也算在这方面占了点便宜)

3. forgive yourself for wasting time.(艾,这个,经常的事,在走上最终道路前东寻西觅的,确实也花了不少时间,虽然最后不一定用得上,但也不能说没价值,“功不唐捐”嘛,就是做了功总是有一定效应的..)

4. learn something about the history of science.(这几年看科普书科学传记类书确实成了一大爱好,从历史的眼光来看什么是有价值的回会让头脑更清醒,也让自己对这一行更有兴趣)

然后其实没有啥解脱的赶脚,只是另一个开始而已,反而有担心,有顾虑。我能走多远?

于是又想起胡老先生的一段话(胡适论悲观),刚转博那会儿摘抄的:

“先明白了‘任重而道远”的艰难,自然不轻易灰心失望了,凡是轻易灰心失望的人,都只是不曾认清他挑的是一个百斤的重担,走的是一条万里的长路。今天挑不动,努力磨练了总有挑得起的一天。今天走不完,走得一里前途就缩短了一里。”“今日最悲观的人,实在都是当初大乐观的人。他们当初就根本没有了解他们所期望的东西的性质。……以为可以在短时期中就做到那种梦想的境界。”“换句话说:悲观的人的病根在于缺乏历史的眼光。因为缺乏历史的眼光,所以第一不明白我们的问题是多么艰难,第二不了解我们应付艰难的凭借是多么薄弱,第三不懂得我们开始工作的时间是多么迟晚,第四不想想二十三年是多么短的一个时期,第五不认得我们在这样短的时期里居然也做到了一点很可观的成绩。”

可能我是比较容易悲观不自信的,看了这段话会有斗志得多。

其实说来,纵向比较自己,我的智力发育迟,专业知识基础差,底子薄,居然也能走到今天,算是一点可喜的成绩。

对别人来说,这事也是多么励志的一个案例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