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越辕门坝

涪城—-西屏—香水吊桥—-通口—永庆—木头井—辕门坝—永安—安昌—涪城        

里程:137.09km;骑行时间:8:47:09;      

前一天晚聚众德莊火锅,身心舒畅,身体倍儿棒。           

第一次去和城里的俱乐部骑车,发现平均年龄差距在二十岁以上。但大叔大婶们既热心善良又风趣开朗,尤其体力,额滴神哪,我想吃彼阳牦牛骨髓壮骨粉!        

油菜花香飘满一路,开得很黄很暴力。

吊桥很强大,还能过汽车。            

百废待兴,从平陆到大山深处,灾后重建一派繁忙。大叔们很有社考精神,利用各种机会与老乡们交谈、问候,打成一片。           

午饭在北川通口镇,好大一桌各种好吃的菜,人均才12.5元。店里的小妹很不错。          

饭后开始爬坡。长的坡爬过,如元阳连续30km上坡,但不陡;陡的坡也爬过,如金山号称像面墙一样,但不长;爬过的坡也不少了,还从没下车推过,今天算是破例了。如金山一样陡、好几公里长的坡,并且还是沟沟壑壑的碎石土路,一不小心就会抬前轮、打滑。虽说真的勇士普罗,敢于直面最陡的上坡,但有两三处真只有望坡兴叹,干瞪眼了。爬坡时听到山头山间传来阵阵吆喝声,振奋人心。听到一句:龟儿子…弄么陡…足以释放所有情绪。             

下坡同样是规定不得超车的,特别是不准超过第一个。违反规则,CAPU规定罚跑5km,这里是罚款50元,给大家买水或水果吃。哈哈不错,很江湖。        

岔路口一般没人留口,但是路上留有竹片等标记,像武侠小说里的帮会暗号。                          

一处翠竹夹道,想起宜宾蜀南竹海(卧虎藏龙的拍摄地哈)的翡翠长廊,可惜不似那般苍翠清幽,可能现在这里季节不对。江油摄影协会的一队人马正在此采风,设备都挺专业。           

M型的坡,在沟里石桥上偶遇另外一拨车友,年轻态许多,还有mv几枚。大家很high的一起合了影。我是不是加错组织了?..              

带队的孟哥真是猛。骑行经验相当丰富,骑行技术更让我叹为观止。他告诫我们下坡一定要慢,特别是这种又陡又弯又是土路的下坡。我去年到靖西那天曾在这样的路上梅开二度,再不敢放快。孟哥说这种下坡用MTB的Maxspeed能到89,他现在骑的这辆trek山地曾创下的记录是74.5。一般人下坡控制不好刹车会出各种问题,比如抱死前闸抬前轮,于是他在我旁边下坡并演示了下,猛蹬两下,紧捏前闸,后轮抬起,眼看就要翻出去,却恰到好处又止住收回;还有侧滑,在沟壑之间打滑,他仍然是对刹车拿捏得当,有惊无险。我的妈呀,看得我眼睛都乌了。终于明白了牛B、牛X和牛N(N不等于B和X)的差别。当我还在小心翼翼捏刹车,噤若寒蝉的时候,孟哥却以神遇而不以目会,恢恢乎游刃有余。猛蹬冲刺,在山道上左甩右甩,一骑绝尘。还从没看过下这土坡竟然不捏刹车,反倒猛踩加速的。Orz,膜拜。         

对了,可别以为孟哥是爱show的人,相反,很是低调。一人身兼领队、押后、队医,行进在队伍最后方,后全队之乐而乐,为大家安全出行提供了最强有力的保障。           

灾后重建的关系,市区内外路上的灰尘指数,天堂与地狱之分。            

我补了一个胎,还贡献出了骆驼桂滇时给准备的备胎。目睹孟哥补了一胎,熟练程度惊人,原来扒胎除了扒胎片和改锥,还可以就地取材用快拆。       

自虐归来,洗个澡,大睡一场,又是好汉一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