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者所以在“寓”

昨天翻到一篇大学时写的《老庄哲学》的课程论文,一阵恍然,原来当年还这么有文化?现在连有些字都不认识了… 当时上这门课的老师是北大哲学系主任,语言风格非常轻松,非常不像一位“领导”,以至于后来他出任北大副校长之后,我还对着新闻照片看了半天,这真的是同一个人嘛?


言者所以在“寓”
——论庄子寓言表现形式与寓言一例讨论

一、关于寓言

清代文学批评家金圣叹曾认定《庄子》为“天下奇书”,郭沫若也曾指出“秦汉以来的一部中国文学史,差不多大半是在他的影响之下发展的”。人们为何对庄子如此着迷呢?从我个人经验来看,喜欢庄子首先是被其文章高度的艺术性所吸引的。还记得多年前第一次读庄子《庖丁解牛》时的美妙体验:“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倚,砉然响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文字的节奏感,韵律感,舞动感,让人禁不住一阵兴奋,读着读着整个身子都跃跃欲试,想要合乐起舞,在那种氛围里沉醉。优美的文字带给了我全身心的享受,头脑里浮现出的庖丁是“飞天”的艺术形象,让人觉得说不出的舒展、畅快。但是这种感觉仿佛又有点不可言传,不能完全条分缕析式地解析出来,当真的“得意忘言”了。

但是,若《庄子》单有语言的华彩,那还不足以使人对之维持长久的兴趣。庄子能让人读过后便放不下来,并终生与之相伴的原因当然在其超逸脱俗,极具魅力的哲学思想。而这些哲学思想是深蕴在一个又一个神奇的寓言故事中的,读者正是先爱上了这些寓言,才于其中发现了庄子和他的哲学。内篇从鲲鹏神化开启全书思想,到混沌之死收尾,庄子从始至终都在用它独特的方式说话,寓言一个接一个,精彩纷呈,美不胜收。司马迁评述《庄子》时说:“其著书十余万言,大抵率寓言也”。而庄子在《寓言》篇中说道:“寓言十久,重言十七,卮言日出,和以天倪”,又于《天下》篇说“以卮言为曼衍,以重言为真,以寓言为广”。可见寓言在庄子书中的分量。可以说,离开了寓言这种表现形式,庄子的哲学思想都无处依附了。

何谓寓言?庄子名之为“籍外论之”。因为“亲父不为其子媒,亲父誉之,不若非其父者也”,所以庄子很聪明的选择了自己的说话方式,他很清楚,同样的话,借助不同人之口,表达效果是很不一样的。而在庄子笔下,表述者已不限于“他人”之口了,一切的事物,动物也好,植物也好,有生命的,没生命的,具体的,抽象的,皆可入主寓言之中,扮一角色。于是,我们看到:禽鸟可以开口说话,”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 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髑髅可与人交谈,髑髅”深锁蹙额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间之劳乎’ “;青蛙也会骄傲,满足井底之乐;河水会”欣然自喜””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这样一个奇特的寓言世界,谁能不为之动容呢?既然庄子认为道存于自然,那么借自然来释道,是再恰当不过了。

“寓言”乃是寄寓之言,饱含着作者的智慧和用心。显然,这种凝注着庄子才华的艺术形式为他要表达的东西起到了很好的传播和升华效果。百家思想,皆有可取之处,但表述效果对其思想的为人了解接受是有一定的影响作用的。孔子“不语怪力乱神”,自然不会像庄子那样“以谬悠之说,荒唐之言,无端崖之辞,时恣纵而不傥,不奇见之也”,而墨子韩非之类“蔽于用而不知文”,其著述一般人更是难以有兴趣研读下去,哪得庄子寓言之道,深刻隽永,“其味无穷,终身用之,有不能尽者也”!

二、寓言一例

读了《庄子》之后,你不能不佩服庄子的本事——简直就是天下第一的“吹牛高手”!洋洋洒洒千万言,真实可信的成分有多少?寓言的内容可以是荒诞不经的,但其内涵却让人无法认为只是妄言而已。许多寓言内涵的探讨已成了永恒的人生话题或哲学命题,人们可以各执一说,各取所需。如“小大之辩”便是一例。

大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蜩与学鸠笑大鹏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 斥鴳亦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字里行间,可看出庄子对斥鴳的描述是极具讽刺意味的。相对于大鹏的凌霄之志,神游大道的逍遥者形象,斥鴳的形象是那么的卑小委琐,拘于世俗小知,浅陋的让人发笑。显然庄子的用意在强调一种的眼界或境界,而不是自以为“大”,瞧不起比自己“小”的。在这个意义上看来,斥鴳寓为本无所知,亦无远举之志的小知,的确是可笑的。但我们可引申开来,讨论人生“大”与“小”的层次。我们知道,世上总有大鹏般出类拔萃的大人物,但更多的毕竟还是默默无闻的小角色,难道这些大人物就一定有权利嘲笑那些不如他们的人吗?很多人由于自身或外在种种条件的限制,可能拼却一身亦未必能达到很高的程度,但他们都在用心的活着,并不有过多的奢求(因为那些对他们来讲是不现实的,若事不胜力还强求,岂不违背了逍遥游本意?),而是珍惜身边触手可及的单纯的小幸福,不也很好吗?故尽其心也,高下虽殊,亦无所别。因此,虽然我爸爸妈妈很平凡,可能连“翱翔于蓬蒿之间”都算不上,但我觉得他们都是有很高境界的人!同样,对于北大学子卖猪肉一事,我觉得有些人的观点不正确。你可以成就你的宏图伟业,成为社会精英,时代骄子,这没问题,但你不能嘲笑别人,或者要求别人不能安于社会最底层。为什么北大毕业的就不能去做这些事情?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关键不是看你所从事的职业,而是你对于生活的态度。陆步轩一天能卖出十几头猪肉,远远超过其他人,看得到他对生活还是很尽力的。或许这样的生活并不是他一开始就乐意选择的,但无奈人生有时总是身不由己,难能可贵的就是这种身处蓬蒿之中,还能体验到翱翔快乐的艺术化的心胸,而不是消极沉沦。若大鹏终日役役,心为物累,就算能飞九万里,又怎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