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问大家——从押后开始写起(zz)

[by 小麻;转自CAPUBBS]

     执委会上说了一些,再发到这里来给大家提个醒吧。
     五一过去了,暑期的事也渐渐摆上了大家的心头。当大家相互述说着对暑期的期待,述说着自己想去哪个团的时候,又是否想过自己是否是个合格的暑期队员,能够在一路上照顾好自己和别人呢?是否想过自己有什么能力,在路上能够为队伍排忧解难发挥作用呢?是否想过自己能够承担什么责任,让队友都信任自己么?如果还没有,那也许是时候想想了吧。

     技术组考核马上来了,押后也是我最有心得的一个位置,就从押后开始写起吧。
     今年实践部的人肯定要比去年多,也培养出了一些优秀的押后。是否每个押后都是合格都是优秀的呢?都足以在暑期担当重任呢?那所有当过押后还有想当押后的人都想一想吧,这么长时间,自己的技术到底怎么样了?一辆车摆在面前,是否有能力查查它到底是好还是坏,判断清楚自己能不能修,要修多久用多少工具?又是否能够根据现在大队需要的速度来决定是立即修车,牵车带人到休息点再修,还是找点应急方法凑合一天晚上再来解决它?别以为会修点车就能当押后了,押后可能比你们想像的要费心费力的多。
     老家伙们常说,无论你们修坏成什么样,我们都能把它修回去。然而我们说的是在三角地,并不是在路上。在路上,无论是日常拉练或是分组五一或是暑期这样一种相对封闭孤立的环境中,押后们的技术显然会对车况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我自己曾亲眼看过许多该会修不会修甚至把好车修坏的例子,见过人调变速该调微调却去拧螺丝的,见过车把歪了直接暴力拧过来继续用的,见过我们煞费苦心铺设的一体闸管被人粗暴的剪开的,见过所谓实践部大将自己花大价钱买的车却保养不好的,更见过在实践部讲座上主讲人自己稀里糊涂什么都不懂当众毁车丢人的。可以说今年到现在大家的技术能力,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从公来说,可能是实践部运作有问题,部长副部们有些事情没有安排好;从私来说,就是大家自己不用心,不扎实。无论你多么光彩照人,不肯扎扎实实的做事学技术你就不算是合格的押后,合格的技术组成员。
     技术不好是需要练手,但是练手是在三角地,在办公室,而不是在路上,在拉练过程中。拉练的时候修车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适合练手;路上一时也难找有典型问题的车辆,不方便学习修车;一旦练坏了会对拉练产生严重的后果。每个想学修车的人,想进技术组的人都想清楚,到底修车啊技术组啊这些是觉得好玩,能出风头,能够为自己去暑期增加筹码,还是真正想到能为大家解决问题,减轻路上负担,使暑期更加顺利?而你们在每动一次扳手每拧一颗螺丝的时候,又是不是真的为着这个目的而努力?
     事实证明,所有优秀的押后都是技术过硬的,但都不仅仅是有技术而已。
     我且再问大家几句:在骑车的每天晚上,大家都去洗澡去玩去聊天的时候,你是否想过不顾劳累和寂寞去检查每辆车子有没有问题?如果有一个人体力不好落在后面,你是否能够无怨无悔的在他(她)身边陪他爬坡?如果这样的一个人他情绪低落濒临崩溃,你是否有勇气有耐心去陪他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减轻他的痛苦哪怕你本来也不愿说什么?如果大家都很累很辛苦,你是否会克服自己身体的干渴和劳累去大声的唱歌,去聊天,去说瞎话,去鼓舞大家的士气?换句话说,想当押后,你做好了跟自己的心情和身体作对的准备了么?
     有一句话是在实践部代代相传的:押后并不要一定有非常好的体力,非常高的技术,而是在大家多快崩溃的时候,你能够站出来。押后的意志,押后的责任心,对全队士气的影响,是直接的,决定性的。想进技术组的人们啊,你们想清楚了么?

     押后二字,终究还是化为细心,耐心,和责任心…… 

     顺手说点别的吧。还是冬游的时候,听两个人聊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让我打前旗,我觉得太无聊,就换到押后了。”我听了这句话是非常怒的。职务总有有意思没意思之分,协会里的工作也同样有这样的分别,但是每个职务它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它都是保证一切事情顺利进行的必须。当你觉得一样工作无聊的时候,你是否想到别人也觉得它无聊?你又是否想到必须有人来做这件事?我不止一次的看到,在分配职务的时候,有些人是看到没有人愿意做而委屈自己的,我为这样的人而骄傲。而从来没有这样做过的人,当你在表达自己的真性情的时候,大声说着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的时候,你又有没有看到其他人做的种种牺牲呢?你有没有被身边的队友而感动而感到惭愧呢?如果从来没有的话,你觉得自己是否是一个合格的暑期队员,合格的CAPUer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