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天路D0

D0 格尔木休整

           

7-24-2009                

凌晨4点就被ian的短信吵醒,说还有十分钟到,同时询问“牛粪有么”(我比他们仨早到一天,banana要求被接站,还要有鲜花,我回说那牛粪要么…)。立即起,叫醒旅店的服务员开门。来之前还犯愁格尔木这种荒漠之地哪来的花,没想到街边的绿化带就有好多各色鲜花,真是喜出望外。凌晨空旷的大街上夜风凛凛,除了出租车就没啥人,正是作案的好时机,在夜色掩护下迅速掐了两朵小花er,一手一朵缩藏在衣袖里,大步流星迈向火车站。               

急速赶到却不见有动静,看电子公告牌说要晚点至5点40。我倒。Ian这家伙居然这么早把我骗来,多困多冷多不安全啊。之前被人告诫格尔木晚上太晚了最好不要出门,遇到打劫的概率比较大。虽然住的离火车站挺近的,但出门前还是免不了担心,还曾犹豫过要不要带手机现金出门,以防不测。万没想到,我蹲在出站口前的小台阶旁等他们,为防风感冒把冲锋衣的帽子扣上,缩成一团,这个疑似街头小混混青年的造型竟把偶尔路过的行人给吓跑了,远远地望我而旋走。不错,这下不用担心被抢了,除非遇上胆大黑吃黑的。                 

还好,只等到5点20ian和kiwi就到了。趁花er还没谢鸟赶紧递给他俩,算是表示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一起从北京过来的还有一个山鹰社的老社员,准备去登玉珠峰的。一起回到我住的招待所,kiwi和ian躺下休息,我和山鹰小声地聊天。感觉没过多长时间,就6点半了,从武汉过来的banana也到了,再次叫醒服务员开门前去迎接。至此,本团成员悉数抵达格尔木。           

到早上8点半,四人一起出去吃早饭。住处旁边这条街有不少吃的。要了四碗羊杂汤,9元一碗,不过挺好喝,带胡椒味。第一次吃传说中的馍馍,一个都没吃完,据说路上每天中午就要靠吃这个为生了。

然后去火车站取车,惯例在站前拍了合影,以供终点对照。大家都很意气风发天真灿烂嘛。

决定重新找一家住宿,以便能洗澡。在吃早饭的大街上来回走了遍,未果。Kiwi说走得很累,头疼;banana说爬三楼好累,气喘;ian说晃动脑袋,后脑勺疼;我比他们多待一天,似乎没啥反应。               

最后就在原住处的街对角找到合适的,鑫苑宾馆,2人间40,3人间60,居然能洗澡,我咋记得我昨天问过说不能洗澡啊…kiwi一人一间,我们三人一间,房间号靠得很近,以为这样便于相互照应。没想到遇上了传说中的天字一号房和天字二号房,相隔老远。               

午饭在穆斯林餐厅吃了丁丁炒面和烩面,据说丁丁炒面很好吃。鉴于大家刚到达还不太适应,决定今天下午就待在宾馆休整,却兴致颇高的开始了斗地主、拱猪事业,导致其实都没休息好。kiwi每次总能神奇的拿到猪成为养猪专业户,以及自不自觉的收集到不少负分,以致逐渐深感人生凄凉。            

下午六点多了才收拾家伙下楼调车。Kiwi的车前闸老有问题,怎么调都觉得诡异,最后大家都没招了,不蹭就行。               

晚上八点半晚饭。其实这时太阳还挂在西边。尝了尝格尔木的烧烤,好像不怎么特别,似乎北京的更好吃些。后来才发现我们去的店几乎就没几个人,而旁边一家却客满为患。           

去药店,kiwi和banana买了高原安,团买了板蓝根;氧气16一瓶,可吸约半小时,估计得备一瓶以防万一。                

Kiwi说头很沉,腿发软,于是大家都回屋休息。Banana一人先睡了;我最后洗澡,热水时有时停,洗得我差点感冒;ian啃瓜子看电视到1点。         

        

7-25-2009 格尔木休整续           

8点起,早饭也是羊杂汤,第二顿明显适应了,连汤带馍都吃得很干净,ian想念杭州小笼包,一个人去吃了包子,据说并不怎样。              

饭后终于进城逛街了。格尔木城市并无荒凉感,相反,市区街道两旁的成荫绿树让人觉得生机勃勃。路过一个琴行,不少小mm端坐街边弹古筝,太有生活情条的场景。格尔木在我心中也不再是遥想千里之外的孤城了,多了好多亲近感。

先去了骑行者驿站,还没开门,于是转战其它地方。格尔木似乎没有美利达或捷安特的店,只好到一普通车店买了条外胎,以备后用。我的车的前胎经过这两年的征战已被磨成光头胎,顺利完成任务,是该换了。                

一直想买个牛仔帽,觉得那才有青藏的感觉,必定很拉风,在西宁看到许多游客人手一顶。以为到格尔木更多,没想到问了几个人,逛了几个地方均未遂,只好作罢。倒是banana买到了更拉风的草帽,并把多出的一顶帽檐很长的鸭舌帽友情借给了我,于是这成了我们路上的不变装束。                 

格尔木市区很小,骑车很快就可以逛完。回时再去驿站,大家在店里参观拍照。我买了双全指手套,和老板聊起CAPU,他说车协早年真是很不错,特别是社会上的自行车运动都尚未流行时,CAPU就已经发展得比较好了,当时他还经常泡在车协论坛上看帖子呢,特别是苏方宇的文字,他相当赞赏,可惜英年早逝。              

去人潮拥挤的菜市场买明天路上吃的干粮,馍馍没味道,又干,难以下咽,就买了几张大饼拟当午饭,ian买了个很大的馕(后话:驮了很长的路,最终发觉难以启齿,无情抛弃了…)。                

当然,休整内容中还有一件要事:邮局买明信片。从中午一直写到下午四点,想起该吃饭了,发现此时午饭晚了晚饭早了,于是吃西瓜。最后剩几块吃不动了,就采取文明的方式——拱猪来决定谁把它们消灭掉。然后继续拱到6点多,再次去吃很好吃的丁丁炒面,寄明信片。               

明天就出发了,要抓紧时间珍惜时机好好补给呀,要知道后面一路条件艰苦,到住宿点才有简单补给物,到西藏安多才有稍微繁华点的县城。去超市买了饼干榨菜火腿肠糖果等,再去菜市场买饼,去药店买氧气。                 

应该都差不多了。驻扎一个点安逸的生活结束,明天又要开始戎马江湖的日子了,这样的未知和新鲜隐约让人期待。不愿停留在一个地方,人生总要move on的。               

和川藏团交换消息,又收到骆驼和阿星的短信,他们已经从新疆进藏了,于是终于有信号了。                

“师姐交给你们了……” from 狼 22:06 7-25-09

“祝明儿高反愉快~” from 骆驼 20:26 7-25-0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