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天路D00

D00 抵达格尔木前后

        

7-21-2009

中午在绵阳闷热的桑拿天气中跳上至西宁的火车,普快1084,绿皮,窗户可开,噪声大风也很大,把这些天的小小忙碌和焦躁都吹散在风里,都甩啦甩啦,找寻希望在绿色的原野上。风干了流淌不停的汗水后坐下,车厢里两女生同行,旅途时光很短很愉快。             

到达广元前后,能清楚记得清明时骑车走过的路。至朝天区,天色渐暗,凭窗而坐,在暮霭苍茫中看山势雄浑,有如三峡之壮美,以前竟未发觉,遂想起chenruhong当初入川之时见到这些大山的兴奋与拍摄连连。                  

夜幕渐合,于山川旷野与时不时闪现的星星灯火中品味旅途的滋味。人确实应该经常返诸自然的,才好看清一些事,想通一些道理,不是逃避,而是重新发掘和追寻,什么叫真,什么为善;自然有简单但本质的美,可以启迪深刻,赐予力量。我想我们是闷在复杂的人与社会中太久了。               

眼前的自然之美,感受得到却无力言语形容,只好后悔没带一本唐诗宋词以供对照,寻章摘句。               

                 

7-22-2009

早七点醒来,听得列车广播提醒日全食事项。不到八点就戴上风镜守候在窗边。车行西北大地,天空晴朗,早早看见太阳。             

八点五十多,观察到日偏食。九点,停靠兰州站,只剩一弯月牙,光线最暗,可用肉眼直视。此时,绵阳仿佛天黑,成都天气不好无法观测。半小时后武汉全食,我在向西的火车上仍能看到偏食,而北京合肥等地天阴不可见。                    

之前还后悔买的票早了,别人都从四方汇聚长江流域,我却从中北上,背离太阳。没想还在天气更好的西北大地火车上看到了90%的全食现象,没把遗憾留到下辈子。并且正好经过兰州,不必得闲感逝伤怀,那座交织悲喜珠泪滑落的城,理还乱。            

中午12点到达夏都西宁,空气清爽,站前人车杂乱。戴白帽的回民,穿红衣的喇嘛,着袍子的藏民,各色打扮的汉人,构成氛围多元的图景。各自相安无事好。

在站前寄存了行李,管事的回民小伙很友好,给了我心一丝安定。坐上1路车逛西宁,穿过中心广场、人民公园,直到终点郊外生物园区,除了大地药业、可可西里药业一无所看,当即坐原车返回。眼前的西宁与想象中落差不小,正想如何描述,徒弟紫短信说西宁就是一座看不出特点的城市诶,此言得之。                  

在火车站前吃了碗手抓面,不太合意。面前湟水滚滚,正如石可所唱“湟水河浑黄单调没有色彩”。

不到3点进候车室,一直傻坐到6点,被告知T165晚点两小时十分。晚9点45才终于可以作别西宁,奔赴格尔木。此时窗外一片漆黑不见风景。这是由上海开往拉萨的特快,硬座车厢环境整洁,勉强坐满,空调较冷。周围一堆上海话,听不懂正好可以当噪声,不会打扰我休息。加了件衣服还是有点冷,又不好再次打扰别人让位取衣服,又怕感冒,弄得出师未捷身先死,就抓起雨布当被子盖,正好防风。坐着睡确实比较难受,有人宁愿钻到座位底下躺着睡。时不时会醒。

                           

7-24-2009

早6点醒来,天色已亮,决定不再睡,专心看风景。窗外已是沙漠戈壁,寸草不生。太阳从锡铁山背后升起,万丈金色霞光。车厢里的人纷纷掏出手机拍照。美景还没开始吧,不急不急,剩我无动于衷状。路过大片盐湖冻冰,就当看过了吧,不必专门去看盐湖和盐桥了。              

想象中原以为西宁应该是一座蓝天下青草上的城市,而格尔木是在苍凉的戈壁之上。没想到火车接近格尔木时的风景倒是更符合草原城池的想象。居然在戈壁盐湖之后出现草原,初稀疏,渐丰茂,有水,有牛羊,就像大漠尽头的一座绿洲,给人几分惊喜。                

早7点40到站,天气清凉。站前广场空寂无人,放眼望去都是住宿宾馆。中国盐湖城欢迎我。

住到离站不远的铁路招待所。登记时,服务员边感冒流涕边告诫我说,到高原来注意千万别感冒啊…           

安顿好,8点半,困意来袭,先躺下睡会儿。11点起,去火车站取车,调了下,扎胎,推着去吃了三两饺子,量太少,煮得太烂。又渴得不行,赶紧买了两瓶水。              

早上还很清凉,天空丝丝乌云。中午了已是阳光灿烂,白云朵朵。晒着很热,晒不到的地方很爽。总是又困又渴,是因下火车不久没休息好吃喝好,还是中了传说中的高反的招?                

中午在房间补了胎,给手机电池充电,结果老显示under temperature,充不进去。以前遇到过,但都是over temperature的。不停喝水,还老是觉得渴;困,又睡不着,就躺着看了会儿电视。果然一到高原,啥都异常了。        

外面阳光很好,缩在屋内太无聊,就出去邮局买了张格尔木地图,坐1路车到市政府下,正在街上游荡着,突然接到导师电话:“喂,小陈…”我的天,吓出一身冷汗。周围汽车喇叭阵阵,还好没被问怎么这么吵现在哪咋提前离所了,那可就飚了,挂了电话还惊魂不已。               

进昆仑路建设局院内格尔木骑行者驿站。这地方虽小,但很有名,经biketo自行车旅行网一推荐,成了大多数青藏车友都会来拜会的一个地方。本想买条外胎,可老板不在。遇三车友在那装车调车,倒挺热心助人的。我被其感染,也留下帮帮忙。在屋内墙上有许多车友的照片,在几张美女车友的靓照旁边,赫然发现CAPU05京藏团的合影玉照。

晚饭要了碗杂酱面,味道很正宗,面条很劲道,口感极好。幸好只要了6元的中碗,都被撑到不行了。               

回去继续躺着看电视,减少活动。晚上8点半,天完全还没有要黑的意思。一小时之后才终于降下了夜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