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龙九寨天堂游

【此篇向绵阳美利达光速车行致谢】

高原,雪山,奇水,自然胜境,人间天堂。

黄龙,九寨,川主寺,下勿角,耳闻得不能再熟的地名。

据说还有变态的大坡,很长很刺激。

 

那骑游九黄线简直是必须一定以及迫切的,

即使一个人,也风雪无阻。

 

于是当光速车队决定再走五一经典路线时,充满期待。

而三天骑游下来,我想说,

九黄线——骑行的天堂。

 

【路线介绍】

松潘县小河乡—-(15km平路)—-丹云峡—-(35km上坡)—-黄龙景点—-(15km上坡)—–雪山梁—-(27km下坡)—-川主寺—-(30km平路)—-岷江源—-(30km下坡)—-甲蕃古城—-(25km下坡)—-九寨沟景点—-(40km下坡)—-九寨沟县—-(8km下坡)双河乡—-(55km?上坡)—-黄土梁—-(25km下坡)—-白马寨—-(55km下坡)—-平武县

 

【2009.4.30第0天绵阳涪城—松潘县小河乡】       

下午2点,光速车行。

对市区还不熟,绕了点路来到光速车行时,得知报名不是通过论坛re帖的(可论坛上没注明呀。。)。大概看我满头汗水挺可怜,风铃大姐和老段大哥就好心收留了我,再次感激一下。

老段先走参加比赛去了。好不容易等来了所有人,却迟迟等不来包的车。自行车轮架分离,兀自排在地上,旁边的人坐坐走走停停,对爽约的开车师傅逐渐失去耐性。

下午5点,千呼万唤,车终于到了。

大家以很高的效率装好了车,在等了3小时后,终于可以出发了。

然而司机的不靠谱行动才刚开始。

一路上各种停车,各种耽搁,各种拖沓,天都快黑了还没出江油。一车人尽皆无语。

算了,不提也罢。

要提的是钢渣发短信给老段讲述遭遇,老段回,这注定是一次不平凡的旅程,好好享受现在吃的苦,这将是你们以后炫耀的资本。

最开始听到这个话,我的感觉是老段幽默,但最后半天一起骑行后,我才发现这确实是老段让人欣赏的一面,懂得以不一样的心态面对困难,并从中享受到乐趣。当然,后面再提。

车过九岭时,借无故停车间歇,老五带头下车买了些面包和好大一袋卤肉凉菜,填点肚子先。

到平武县城时,已是晚上10点半。下着雨,街上空无一人。据正夜骑黄龙的七海说山上下雪了。我和钢渣立即就兴奋了。           

出平武左拐往松潘方向走。渐入深夜,雨一直下,山弯增多,又下坡,黑暗中三辆小面包相伴行,还是让人有一点点放心不下,我都不再困睡了,眼睛紧盯着前方的路,仿佛这样可以多借司机一双眼睛,帮他把路看得更仔细。

又过了许久才到平武水晶镇,老五终于把目的地施家堡的描述从“还远得很”改成“快了快了”。

最先出发的后备车在前方的施家堡乡没找到住宿,通知我们目的地改为小河乡。他们的汽车居然遭遇爆胎这样的小概率事件,祸不单行。             

最终到达小河乡时,已是5月1日凌晨1点10分。

本以为误给了包车费,后来发现还不算吃亏。不过想起对方司机当时拿钱走人时,点头直称3号会到平武接我们回绵阳,而最后又矢口否认这回事,心里对他们的人品还是有看法的。

磨蹭出长达8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的晚饭变成了夜宵或早饭。泡面,煮面,吃完睡下时,凌晨2点过。

                

【2009.5.1第1天小河乡—黄龙乡大弯村—川主寺镇92km】          

定7点起。不到6点半就醒了,起,装车。只睡了4个小时觉。

7点早饭,馒头稀饭两鸡蛋,旅店老板人不错。不知大家注意到没,从饭厅窗户看去,绕山脚流过的那条小河就是涪江。

昨晚的雨让我们担心今天会在雨中骑行,没想到一早起来,已是天朗气清,山色秀美,2000左右的海拔让近处也雾气缭绕。最让人兴奋的是,从这里已经可以远望见雪山了,只在群山间露出一个小顶,更加让人向往。           

站成一排集体照,当路霸。之后陆续出发。刚一出发就被迷人的景色吸引住了,一回头的雾霭雪山,更是如入仙境,忍不住赞叹连连,不断拍照。口天大哥说后面美景多着呢,留到最精华的地方再照,先赶路吧。

也对,后面要经过黄龙、九寨,继续前行不断会有美景出现,但是,某些景致可能只属于那时那地,一旦错过就不再。所以“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尽量减少错过的遗憾吧。

小河到施家堡10km,基本平路。之后进入丹云峡风景区,风景果然秀致,一派青绿。轻松登上十二道拐,之后全是较缓的上坡,路面很好,风景让人陶醉。             

雪山从远望到近看,从前方到侧边到身后,每一面都很美。山势雄壮,但积雪又添几分柔美和圣洁,加上近处的植被映衬,背景蓝天白云,简直像风景画一样。

随着海拔一点点上升,两旁的树木从新绿色,逐渐过渡到刚长新叶的红黄色,间有未萌芽的枯木色,从季节感来看,似乎是从春天骑到了秋天。很舒服的还有气温,虽然阳光灿烂,但上坡也并不热,相当清爽惬意。

老乡们住的房屋多为三层楼的木式结构房,顶上盖瓦,轻巧防震,外观好看,估计住着也很舒适。怪不得雪峰感叹要嫁过来。                 

中午1点到达45km处的黄龙乡大弯村,田哥、杨老师、钢渣正好吃过午饭,第一拨向着雪山梁进发。风铃、雪峰、肉肉和我也在此午饭,完毕之时后面大批人马尚有一段距离才到。

午后1点50出发,2点半到50km处的黄龙景区。游客不如想象中火爆,建筑颇有特色,天气依然晴好,雪山在望。

黄龙景区再15km上坡至雪山梁。坡较之前变陡,开始在山间迂回上升。且海拔3000多,越往上走植被越稀少,树丛退化成草皮,并变干枯。                

由于骑得很慢,我只在刚到黄龙乡时感到有点点头胀,深呼吸气喘,但之后就适应了,一切正常。雪峰姐昨晚只睡了不到两小时,今天精神很不好,并有头晕眼黑等高反症状,爬了几公里说不能再骑了,等后备车下来接,让我先走。风铃姐说还没见雪峰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果然,过了一些时候,见她从下面的坡向我们赶来,那一刻我还真有些敬佩的。我一向觉得爬坡中的毅力和坚持才是最重要的,坚韧而不轻易妥协,努力超越和提升自己,是很有成就感的,也是美的。           

雪山越来越近,甚至路边就有积雪,气温也越来越低,表明山顶就在眼前。看见顶在不远处,可要真正到达却是要颇费一番周折的。山路迂回折叠,5km也要爬差不多一小时。所谓可望而不可即。

本来慢慢爬坡的风铃姐、肉肉和我也属第二集团,可后面的同志们纷纷坐车上去了,我们反倒成最后了。最后剩5km的时候,已是5点10分,考虑到时间因素,我们也不得已坐车到顶了。此时蓝天白云被乌云替换,并飘起雪花来。            

雪山梁,海拔4007米,是这一路海拔最高的地方。远处的雪宝鼎有5588米,终年积雪,毛主席当年“更喜岷山千里雪”就是冲着它的。

一下车,风雪交加,寒意冻人。路边到处是积雪,还有两个标明海拔的雪人供大家照相作背景,可太冷了,一堆人全部跑到旁边藏民的屋子里取暖。藏民大叔很友善,指着我单薄的冲锋衣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不冷吗,我说还有一件雨衣可以保暖。于是赶快冲出去把雨衣套上,挡了许多风,果然要好些。雪吹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只好再把风镜也戴上,全副武装了。

雪越来越大,也等不及慢腾腾的合影了,赶紧下山去为妙。集结出发,控制速度,保持队形。我借了一副全指手套,再套上塑料袋,手终于不冷了。雪迎面打在脸上,有点疼,风镜很快就雪花模糊,并结了冰,看不清前方的山路,很是危险,又不想摘掉,否则更睁不开眼。于是中途被迫停下三次,用纸巾擦干再继续下坡。            

27km下坡到川主寺镇,已是8点钟。山上下雪,半山雨夹雪,山下下雨。到后来我的膝盖以下全淋湿了,鞋袜也湿透,一片冰凉,被冻得不行。川主寺的藏民小孩说给我们带路,但是要收钱,艾,风气啊。

住草原大酒店,进门就先脱掉鞋袜,先暖在被窝里恢复知觉再说。幸好还有电热毯,可以烤下湿衣服,但鞋子就没法了,出门吃晚饭时,只得在脚上套塑料袋出门了。           

这里的饭菜价格不便宜,肉菜20,番茄炒蛋都要18。不过炒得不错,味道很好。肉肉深情回忆起小时候在川主寺吃到的牦牛肉,那叫一个便宜和香,馋得我干咽口水。

回,电视都看不成,洗澡,睡。

 

【2009.5.2第2天川主寺镇—甲蕃古镇—九寨沟县125km】

早6点半起,又是一个晴朗清爽的天,地上也看不出昨晚下雨的迹象,高原这点还真是好,下雨绝不缠绵,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7点半早餐,仍是馒头稀饭咸菜鸡蛋。8点合了影,真正出发时已是8点半。     

据说川主寺曾经很繁华,特别是每到这个季节,到处都停满旅游大巴,可从去年那个之后,就冷清了许多。

周围都是雪山,据说当年红军长征就翻过这些山,想想昨天我们骑车下来都受了不少苦,用走该有多难。                 

到工岗岭岷江源30km基本平路,有小部分缓上。雪山就在身边和眼前,银白的积雪在阳光下更显纯洁,也多了分神圣和敬畏。景致开阔,山势低缓,天像蓝丝绒一样美丽,云像棉花糖一样轻柔,有时路边还有枯色的草场和壮黑的牦牛,天空盘旋有雄鹰,这画面很有几分青藏的感觉,又多几分向往。藏民很友好地向我们打招呼,挥手致意,我们也happy的喊着扎西德勒。

今天说好要一起骑行,大队一会儿排成一字形,一会儿排成人字形…后备车频频拍照,大队休息过多。

11点20到达岷江源,前行1km就开始全程下坡,可以放95km到九寨沟县。在下坡前再次全副武装,风吹着很冷。         

下30km到甲蕃古城。最后几公里时天再次变脸,下起小雨来,鞋袜又被淋湿了。大家在甲蕃古镇躲雨,此时中午1点,顺便午饭。

甲蕃古镇历史得追溯到松赞干布时期。现在看来的建筑都是仿古的,但很有特色,况且在山间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城本身就是一件让人惊奇的事。没啥人,居然还有影剧院,天堂电影院哦。

这一场小雨竟打消了几乎所有人的骑行念头,只有钢渣、子云狼和我三人决定继续骑行到九寨沟县,其余人坐车。真不知雨中骑行乃一大乐趣啊,常在江湖飘哪有不湿身,想我去年20多天就没有几天不下雨的…

2点40一出发,就被路边不断出现的美景深深陶醉了,唔喔喔,神奇的九寨,人间的天堂…特别是在清新的山雨中,一切更增秀致。对比神农架,九寨的山林不只是绿和清新,还有更丰富的色彩和感觉,相当享受。路面很好很干净,下坡的感觉巨爽,九道拐以40的速度压弯而过,像在飞翔。

我的雨衣横截面过大,风阻明显,下坡速度受限,只得加紧蹬,才能追上前面的钢渣和子云狼。下了25km到九寨沟景区口,看到游客拍着长队从沟里出来。我们到门口合了张影,继续风雨兼程。           

之后的下坡有些缓,又有风又有雨,得一直蹬速度才能上30。此时手上不套塑料口袋都已经不冷了,海拔还是降了不少。

一路青山绿水,风光怡人,路边的洋槐花香扑鼻,忆起当年妙峰山体测时的花香,虽然那是晴天。                      

又下了40km到九寨沟县,4点50。见到从白马寨反爬杜鹃山而来的老段,山顶又下雪,有些地方还在修路,他把同行的涌哥和黄灌都甩了好大一截在身后,不愧是bt的爬坡王。黄灌穿着短袖短裤在雪山,脂肪多就是好啊。           

后来雨停了,又有老五、肉肉、刘哥等人骑行过来。晚饭是25的自助火锅,吃得相当high,肉一盘接一盘的倒,快速消灭,两师汇合,气氛热烈。真可怕,估计老板今后都不敢再接待骑车来的食客了。        

饭后快10点,有人上网,我比较没追求就回去看电视。下午时电视只能收5个台:两个中央1台,两个四川台和1个阿坝台。晚上突然增加到几十个台,但还是没意义,我听电视实际是为了催眠的。很不幸的是当我醒来准备洗澡时,已经停热水了…

 

【2009.5.3第3天九寨沟县…卡子—白马寨—平武95km】                

今天的路线,先8km下坡到双河,再55km上坡到杜鹃山,然后25km下坡到白马寨,最后55km下坡到平武。从平武回绵阳还得4-5小时车程。

保守的算了下,假设上坡平均速度为6,加上休息时间,爬55km的坡需要10小时,显然今晚要赶回绵阳是不现实的。所以决定先坐车到半山腰的卡子再开始骑。我还本想去CAPU05年考察点下勿角瞅瞅的,这回直接坐车而过了,那就下次吧。

所以觉得坐车经过不能算是到过,骑车丈量过才可以说我曾经过。                

开始爬坡咯。10点20,我倒数第三个出发,不一会儿杨老师就把我超了,老段最后上来,对我说了句,慢慢享受吧。哈哈,正合我意,在这样的山色美景中爬坡也确实是件让人享受的事情。山路盘绕,随着一层层升高,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雪山一点点露出真容,最开始看到一座峰,接着几座峰,后来山峰雪连天,一排全都是,太壮观了。这里的季节延迟性明显,山下的树木都才开始进入春天,不过发出的新叶又多为黄色和红色,视觉上看很像是秋天,五彩斑斓,很漂亮。                

坡其实比较缓,不清楚有多长,就做好长期爬坡的准备,以自己的节奏,保持7.5以上的速度,一边悠闲地欣赏风景,每10km再休息一下。看蓝天白云,望雪山绵延,听怒放的生命,就像矗立在彩虹之巅,就像飞翔在辽阔天空,感到一种挣脱一切的力量。

到15km时,开后备车下来的口天说前面田哥已经到顶了,我才意识到应该离顶不远了。立即加速,看到广告帖中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只出现在路牌上,路边残雪点点。不过这样的风景已很让人满足了。         

17km上坡到黄土梁坡顶,这里是九寨沟和平武,也就是阿坝和绵阳的交界处。下坡8km到一道班处休息片刻,拿出蛋黄派,口袋还膨胀得厉害。山风吹着挺冷,就决定下山了。       

下山道中,见钢渣潜伏在路边排水沟中拍照,一座迷人的雪山出现在前方。我也悬崖勒马,停下拍照。此景难得几回有啊,还就一个字,漂亮。

拍完下山,走出1.5km,发现风镜落在那里了,又掉转马头,吭哧吭哧地爬上去找。真是,白啊。刘哥还以为我是过爬坡瘾去了,我汗。

黄土梁下25km到了白马寨,午饭。再下55km到平武,考虑到时间问题,大部分人坐车,老段、钢渣、刘哥、老猪和我选择骑车。

别看是下坡,今天妖风大作,要下得快还很不容易。老猪经验不足,考虑到时间和安全问题,老段打电话叫人来替换他。不过一个电话的功夫,他和刘哥居然就跑得没影了,老段领骑,钢渣和我紧跟其后,一阵狂飙,顶风下坡速度仍在40左右,好一阵才终于追上他俩。后来换上黄灌,继续跟骑。       

老段很野兽,速度带的飞快,不过节奏掌控得很好,跟起来很舒服。风大,躲在后面作用明显,省了不少力,不过领头的就惨了,看吹在老段衣服上的风都能明白。有两三回他让钢渣上前领一阵,看得出来已有点废了。但老段始终斗志昂扬,精力过剩状,拼命蹬,一往无前,我们在后面也是使出全身劲,穷追不舍,稍有懈怠可就难再跟上了。山道中的我们可真有猛虎下山的尖刀之势,直奔平武而去。       

路上车少,我们可以尽兴的飙。有一回我在最后,路上现出一坑,前面几人要么提车飞过,要么拐弯绕开,唯我避之不及,一下栽了进去,后轮冲击爆胎,挡泥板哗哗作响。我及时停住,别无它恙。老段以最快的速度换了备胎。大家均呼这下坡过瘾,虽然很累。老段说这么爽的骑车,给他一百块钱坐车他都不干,骑车一定要骑坡路才有意思,还有,谁说下坡就不累的?          

后来老段说他当时都快骑得腿抽筋了,但无论当时后来他都始终面带得意的笑容,像个小孩那样开心,不懂的人还真的以为很轻松呢。我再次认识到,这是个真正懂得骑行乐趣的人。我相信多年后回想这次九黄线之旅,就算忘了黄龙的雪山九寨的水,我一定还记得今天下午在青翠山谷间酣畅的五骑穿风,一泻百里,那种昂扬奋进,那种坚韧团结,和那份共同享受的其中之乐。

         

17点50平武,装车,报恩寺一派静穆。

19点,坐车返回途中。老段指着窗外青山说,你看那夕阳,太美了。

22点,光速车行,装车,散伙。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