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赴四川珙县暑期社会实践总结

(其实是流水帐^_^)

前言

2006年7月9日清晨,历经35个小时劳累的火车生活后,我们实践团全体终于平安抵京,标志着这次暑期实践活动圆满结束。北京刚下过雨,地上还有积水,空气湿湿的。回到小西门,眼前的一切都如此熟悉,仿佛昨天刚从这里集合离去。转眼间,一个多星期的实践活动就结束了。这些天我们去了那么多地方,做了那么多事,可这才刚结束就觉得此行像个若有若无的梦一样,有点不太相信;可脑海里又分明满是每一个可爱的面容,每一句开心的话语,以及流下的每一滴辛苦的汗水。噢,这么多天的记忆其实已经融入到我们脑海中了,会是我们人生经历中一笔宝贵的财富。

这些散记本来应该每日及时记录下来的,但这些天来过得实在是太充实了,这样高密度的生活经验每日如浪潮般涌来,还来不及细细分辨,整理感受,又得迎接下一件该做的事情。生活被各项事情填的满满的,几乎不留什么空白。现在终于有时间全面清理一下,只是回忆已经不如当时那么鲜活真切了。先记点流水帐,作为经历过的证明。

 

出行之前

早就向往有这样一个机会,在假期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甚至觉得如果四年都不参加一次暑期社会实践活动,我的大学生活将是不完整的。最梦想、最期盼的当然是,比如车协的长途远征,山鹰社的攀登雪山,还有爱心社的爱心万里行支教活动。可惜我都没加入这些社团,当然是没机会了。后来突然看到物院青协去甘肃定西支教的宣传单,一阵兴奋激动,立马报名。在通过两轮短信面试后,我被告知成了实践团的一员,真的好感谢领队黄同学。

5月底,在四教开了前两次筹备会议,初步明确了各人任务,包括支教课程分配,联系当地媒体,拉赞助,以及其它一些后勤琐事等。然后接着是漫漫期末考试周,大家功课都很紧,暂把准备支教的事搁在了一边。在六月中旬,突然被告知由于某种原因,甘肃那边去不了了,实践地改为四川珙县!差点没晕倒。珙县就是我家旁边那个县啊……原本揣着去一个陌生遥远的贫困山村小学支教的梦想,一下子变得没神秘感了。不过也好,去实践并不是只为那份诗意的空洞的感觉,而是更应思考我去可以做些什么,能带给别人什么,自己又能从中收获什么…这些问题得到了解答之后,我找到了方向,并充满热情。

 

6月24日 百废待兴

由于实践的地点、对象和内容都有变化,所以准备工作都得重头开始。6月24日,考试刚结束的第二天,康博斯西餐厅第三次会议,百废待兴。大家初步商定此行内容,然后各自抓紧时间准备内容,赶制讲座的ppt等,第二天会议交初稿。我一直做ppt到凌晨三点。旁人都在看世界杯(德国vs瑞典,阿根廷vs墨西哥!),不时发出阵阵欢呼叫喊声,我却无心顾及。(不过心里还是挺自豪的,仿佛自己在做多伟大的事情一样。)

 

6月25日 柳暗花明

第二天继续工作一整天。晚上到南门外19号拌面开会。由于与当地联系、日程安排等诸多不确定因素,讨论一度陷入无头绪中,顿觉前景不太乐观。好在及时镇定下来,着实把每项工作一一落实,尽量明确细节。这样,在大家齐心协力下,一个完整、明晰、有执行性、值得期待的活动方案,终于一点点地浮出水面了!真是柳暗花明……开完会已经很晚了,今晚又有很想看的比赛(荷兰vs葡萄牙),可惜困得不行了,明天还要保持好精神继续充实完善讲座内容,比赛…就算了吧。

 

6月27日 启程

经过几天紧张的准备工作,基本上是只待东风了。27号,大家终于踏上了征程。

去成都的火车上

还不算太挤,大家都有座,所以自由空间较足。只是晚上睡觉时比较狼狈。crh嫌座着睡不舒坦,干脆躺在过道上,身下垫报纸,身上盖报纸。可怜那报纸上还有许多物理宗师的图片,真是大不敬啊。我和yf、hf、tc则轮流枕着一个署片袋过夜。

 

6月28日 抵达成都

火车晚点两个小时,于28日晚8点半到成都。本来打算坐当晚十点的火车到宜宾的,结果很奇怪,票居然比春运时还紧张,没有票了!没办法,只得在火车站附近找个招待所住一晚了。然后大家出去觅食,跑到本应很繁华的市中心天府广场一看,在修地铁,一片荒凉。最后在不远处找了个街边夜摊,随便吃了些东西:抄手、面条、水粉、稀饭、小笼包之类的。大家第一次真正吃到四川的小吃了,一派兴奋。

 

6月29日 到达珙县

29日一大早起来,乘大巴直至珙县县城巡场。汽车一路向南飞奔,平原、山丘、溪流、农舍、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一幅幅优美的画卷不断在眼前展开;成都、资中、内江、自贡、宜宾,一个个熟悉的地名不断变得可摸可触。在经过近四小时的高速路和两个多小时的低速路(包括蜗速蠕动前行的“水泥路”)后,终于到达目的。

走在“巡场”路上

巡场的面貌好奇特,县城四周是山,正中是一条小河沟,不知是否因这里出产煤炭的缘故,水色发黑且有“暗香”。整个县城就河两边两条主干道,特别狭长,容易让人走得丧失希望。惊奇地发现,巡场这样一个小县城还有公交车,而且是那种车顶上带着大气囊跑的,在我家那个县都绝迹十多年了!天,这真是一个活的博物馆。仿佛时光倒流,我想起了小时候坐那种汽车,晕得天昏地暗的惨痛经历。大家拖着背着行李,走过长长的街道,还经过一大片玉米地,来到直路尽头的邮政宾馆,受到宾馆老板和董伯伯的热情接待,心里一阵激动。这里就是我们未来几天的根据地了。

晚上,稍适休息过后,珙县教育局的领导请我们在宾馆二楼吃饭。席间,大家一起聊了很多话题,我们也感受到了当地教育局的热情和重视。高主任将负责全面协助我们完成这几日的实践活动,包括与各个学校的联系,具体确定行程安排,提供各方面信息等,真有点受宠若惊。(提一下,我们有两位同志喝了两杯啤酒之后,全身通红,第一次战斗就光荣地倒下了。)

由于我们来的时间不巧,各中小学不是正在考试,就是已经放假,所以联系学校有一定的困难。我们原定的到珙县第一高级中学进行大讲座的计划无法实现。好在高主任非常热心,积极地想办法,联系周边的其它学校,尽可能为我们提供机会。

 

实践进行时

6月30日 实践活动第一天

上午 白皎中学

上午安排在城郊的白皎中学。白皎是一个煤矿单位,乘公交十多分钟就到。学校在山坡上,须爬很多步石梯才到。我在想,要是在这里读书,每天登这么多的台阶上学,会不会有种朝圣般的奇特感受;放学下山又会不会感到一览众山小的轻松畅快?学校很小,只有一栋比较旧的教学楼,楼道、教室里到处贴着不知哪个年代就有的残缺不全的标语。在楼道入口处的黑板上特地写了欢迎我们的大字,可惜把我们写成“北师大”的同学了,一校领导还问我“北大以前是不是叫北师大,它们什么关系”,真汗啊。学校基本放假了,就剩高二的还在补课。于是学校随便抓了个班充当我们的听众,答应就给我们两节课的时间。讲座在楼上一个大教室里进行。时间有限,而我们准备讲的那几部分内容还是挺多的。先由我和yf讲北大生活、文化以及院系专业介绍。由于第一次讲,之前都没磨合过,不知哪些东西才最值得讲,所以讲的不大流畅,时间也把握不好,再加上麦克有点问题,后面听不清楚,讲的效果不是太理想。投影仪直接投在墙壁上,ppt上的字引不起人过多的关注,好在图片精美,引起阵阵赞叹声。接下来crh开讲他参加过的校园活动的经历,发挥其“忽悠”特色,滔滔不绝地讲述一番后,在座同学基本都安稳下来听讲了。然后,crh和dy两个上海人举办英语讲座,他们讲了词汇和听力部分的学习技巧,举了许多例子,与现场也有很好的互动。两人激情默契的“双簧”表演深得同学 和老师的心,是当日讲座一大亮点。最后,来自香港的hse作了关于香港介绍的讲座,展示了香港好多好看的、好玩的、好吃的东东,气氛再度掀起高潮。之后,大家合影留念。天空下起了小雨,雾气、水汽氤氲在青山绿田周围,甚为迷人。中午,校领导请我们在山脚一个饭堂吃饭。大家就四川方言话题聊得异常热烈,气氛倒是十分融洽。

下午 巡场中学

吃过饭已是下午了,来不及回宾馆休息,就坐公交赶往城另一头的巡场中学。这里也只给了我们两个小时的时间。我们注意总结上午经验,对讲座内容作了些调整,并预先给每人分配好时间,确保质量。还是由我先讲大学生活和文化,然后是wcj讲西方美术史,接下来hse和crh分别作香港和上海的讲座,最后是crh和dy的英语讲座。今天下午每个人讲得都出乎意料的顺畅和精彩,加上在座的同学们非常积极踊跃,所以这两个小时一气呵成,很是痛快。特别是今天的听众有初二的,还有小学二年级的!刚开始看一群小朋友闯进来,我还以为是幼儿园的呢,心想这怎么讲啊,他们能接受这些内容吗。不过,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他们不仅理解力强,而且学习热情极高,也特别活泼好奇,给整个讲座增色不少。尤其令人惊讶的是,小学二年级就已学英语了,并且水平还不低,在最后作单词接龙的游戏时的表现真的令我非常吃惊。想想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啊,可以说啥都不懂,更别提英语了,真汗,后生可畏……

讲完后,校长和老书记又请吃便饭。嚯,走到哪吃到哪,这还得了,什么形象啊,所以我们都一致准备要坚决推掉。不料后来今天全程陪同我们的高主任说盛情难却,那就一起去吧(后来知道高主任是老书记的得意门生)。我们只得再一次跟着去吃。还好,事后表明这顿饭是这么多天来吃得最富教育意义、最有收获的一次。在吃饭时,校长和老书记给我们聊了很多他们那一辈的成长经历,给我们讲了很多我们没有吃过的苦,让我们感叹今天的生活,包括这一顿饭来得当真不容易;特别是一位老师的父亲是越南战场回来的老兵,他父亲的那些不平凡的人生故事听来无不为之动容。大家默默地听,心里都思潮澎湃的。我突然发觉,校长说的“吃饭也是社会实践内容之一”是什么意思了,或许,可以把吃饭喝酒看出一种中国特色,很多话,大家端坐在会议室里是不大好说的,但借助吃饭这种形式,大家聊着聊着,就可以自然而然就从心里流露出来了。晚上无事,crh和dy去逛街,遇所谓的“四川大美女”请吃烧烤,其余人回宾馆休息。

 

7月1日 珙县中学

7月1日,清早起程,坐车去往珙县中学,位于距巡场二十多公里的老县城珙泉镇。整个学校也只剩下高二的四个班在补课。由于我们的好些讲座要用到投影仪等,不太方便移动,所以只能着重挑一个班讲了。在我们这边用多媒体讲时,陈、戴二人又闲不住了,随机跑进一个教室做起了英语讲座。这一次,wcj改讲趣味物理了,主要是非线性物理的一些有趣现象。他在黑板上又是写些我们都看不大懂的吓人名词,又是推导数学公式,又是放图片,忙得不亦乐乎,加上讲时情绪激动,相当具有感染力。这一番“伪科学”把下面的同学“忽悠”得又是摇头,又是点头,大开眼界,大为佩服。

讲完之后,我们八人在镇上随便找了家小饭馆吃午饭。终于没有领导在旁,大家在饭桌上开始无拘无束地谈天说笑,天马行空地发挥各自的想象力、创造力,爆出无数笑料。也正是在这顿饭间,我们八人猪党宣告成立,每人都有了猪名(后来其名称还在不断演变丰富中),五花八门的,每个猪名对应一个典故(“我的地盘我做猪”)。语音“奋淆”版的“两只小蜜哄”初步确立为党歌之一部分。

下午无事,回营休息。晚上准备去吃火锅,小龙女带我们去了一家新开的店,叫“粥底火锅”。但哪是什么火锅啊,就是把所有该下到火锅汤里的东西,全放到一锅粥里面熬啊熬,然后喝粥,吃里面煮的东西,十分诡异。其间,突然电闪雷鸣,风雨大作,那意境让我想到苏轼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楼醉书》,真想也借兴拟写一首七月一日粥底火锅楼醉书七绝云云。

 

7月2日 蜀南竹海

7月2日,星期六,珙县的所有学校放假,没有安排,于是决定去蜀南竹海游玩。竹海位于长宁县,一大早就得乘车出发。竹海,环山皆竹也,风光果然秀美。茂林修竹,碧潭飞瀑,无比清凉惬意。海中海、仙女湖、天宝寨、仙寓硐、七彩“飞暴”,可玩赏之处甚多,只是忘忧谷在修路,来不及去。在竹海整整一天,玩得特别尽心。傍晚方回。昨天的“火锅”不地道,今天要去见识一下真正的火锅是啥样。天热,吃得汗如雨下。回到宾馆时已晚上十点多,猛然看见小龙女及同学守候在大厅里,她们竟然在那里等了几个小时!太惭愧了,应她们要求填写了通讯录后赶快送其回家。

 

7月3日 横江中学

7月3日,星期天,珙县仍无安排,决定去宜宾县横江镇的横江中学。从珙县到横江路途较远,坐车大概三个小时。早上依旧很早出发。一路上大家都还很困倦,于是挤在狭窄的面包车里,姿态各种狼狈,抓紧时间睡觉养精神。到得最后的二十公里,山路极其颠簸难行,两边是高山耸立,中间是峡谷湍流,公路就在半山腰盘绕,风景倒是别样动人。到横江了。正好遇到乡镇赶集的日子,狭窄古老的街道里热闹非凡。天气异常闷热潮湿,汗水止不住地流,浸湿了衣衫。还来不及四处走走看看,午饭过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讲座。学校有一个多媒体教室,可显然很久没用过,椅子上厚厚一层灰,学校专门派了几名同学负责打理干净。

下午两点,高二在补课的同学们午睡估计刚躺下不久,就又起来挤在一个教室里听我们讲座,真是难为他们了。在校长一番热情洋溢的开场白之后,我们开始了为期三个半小时的讲座活动。教室里坐满了同学,教室外还站着一些。我们没讲的同学在教室外的走廊上,负责解答同学们感兴趣的问题,以写小纸条的方式。有很多同学对香港的生活感兴趣,写了好多小纸条,hse同学不辞辛苦,一一写下回复,还是用繁体字的哦,赞。其余比较共通的学习方面的问题我们就在讲座过后集中进行答疑。

讲座完了,已经快六点,我们还要赶回珙县。匆匆吃完晚饭后就又上路了。天色渐暗,小小的面包车满载我们的欢歌笑语,在路上疾驶,何时困得睡着了都不知道。突然惊醒,车窗外大雨瓢泼,不知到了何地,只感觉在大雨滂沱的夜晚坐在车内飞驰,很浪漫,很享受。还有dy的歌声在雨夜中飞扬,好凄美的感觉。抵达温馨的邮政宾馆,竟已快晚上十点,赶快休息了。

 

7月4日 塘坎村小学

7月4日,早晨出发去一个村小。雨下了一整夜,天明仍未完全停止。巡场四周的山有了雨水的滋润,苍翠欲滴;加上水雾缭绕,澹澹生烟。眼前分明就是一幅绝美的山水画!我们要去的塘坎村小学,距县城有一段距离,且在半山腰上,要爬很长一段崎岖难行的山路才能到。好在山路新近铺了水泥,学校派了一辆小面包把我们送上山去。坡度较陡,车也需用力地爬才上得去。而这里的老师每天都要走这么远的路到学校去上课的,实在辛苦。

下车四望,哇,“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还不足以描绘此地此景的神韵。看着眼前这幅清新空灵的田园风景图,才知道中国的山水画并非写意,在这里是写实的!这个小学很小,学生就是附近山里农家的孩子,今天刚好赶上领通知书,所以学校里还有些学生。其实全校的学生也不多的,每个年级只有大约一、二十人,其中二年级还没有招到学生。学校总共只有九名老师,要负责所有年级的所有课程,比较全能。桌椅、教室都破旧不堪,但学生非常的活泼、单纯、朴实、健康。他们上课时总是坐得很直,很端正;回答问题时总是把手举得很高,很积极;眼神总是很清澈,很明亮,像山涧潺潺流动的小溪;笑容总是很淳朴,很羞涩,像初春复含雨露的蓓蕾。PPT里放映图他们会睁大了眼睛仔细看,放映的文字他们会自发地齐声朗诵,那种感觉实在太棒了。和他们在一起只会觉得身心都非常放松,非常自由,非常快乐,让我不禁也想回到那个单纯美好的时光里找自己。

中午结束时大家都已饥肠辘辘,和几位老师一起走下山去吃饭。这几位老师在这里奉献了至少十几年了,条件这样艰苦,工资又那么微薄,但她们任劳任怨,勤勤恳恳,且心里充满了快乐,我们真是打心底敬佩她们这种平凡又崇高的精神。我们不能表示点什么,唯一想到的就是抢先把这顿饭的钱给付了。虽然只有几十块,但我想我们是真诚地老师致敬。

下午,大家无事,在宾馆休息。我坐四个多小时的车回家,准备取订购的我们从成都回北京的火车票。在家住了一宿。

 

7月5日 向教育局汇报 兴文石林

7月5日。上午,我被告知票还未打出,要过一天去成都取。于是午饭过后我从家赶回珙县巡场,顺道在宜宾取托人带来的在横江中学的讲座录像。赶到巡场时已是傍晚。其余一行七人则上午在珙县教育局向领导汇报这些天我们的实践成果,然后去兴文县的石海洞乡游玩,也是傍晚方回。他们和我几乎同时抵达邮政宾馆,在玉米地路旁胜利会师。

 

活动后续

7月6日 巡场到成都

7月6日。清晨6点起床,收拾行李搬师回京。先乘汽车从巡场到宜宾,再乘大巴到成都。由于我的工作失误,让大家旅途辗转,吃了不少苦。最可气的是在到宜宾的途中,汽车突然没油,停在路边好久。终于发动,开出几百米就有个加油站,可司机居然不加,想硬撑下去,后果就是两分钟后车再度抛锚。这下很巧,汽车刚好停在横跨金沙江的大桥上,看着桥下浊浪滚滚,兴奋得忘了赶路的事,只是桥上往来的车辆引起的振动让我们感到很不安。还好,车勉强坚持到了桥另一头的加油站,总算活了过来。

然后在宜宾上江北坐大巴,一路飞奔到了成都。刚到成都,就下急雨。我们都怀疑自己是降雨云团了,走到哪哪下雨。又找到上次住的那地方,然后顾不得饥寒交迫,就在dy的带领下赶紧去瞻仰一下大名鼎鼎的杜甫草堂。草堂内风光秀丽,环境幽雅,遍池亭楼阁,碑刻书画,文化气息浓郁。一斋内挂满了国画,还有两人当场作画中。其中一个,长得颇似日本人,也用日语和我们打招呼,有意思,我便以自己残留不多的那点浅薄的日语知识和他谈了几句,幸好他也懂得不多,哈哈,还忽悠得过去。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时我身旁正好有一个日本游客…哎,那个汗啊,不提了。

晚上回到住处,离火车站很近。联系了下订票的事,未果。开始觉得形势不容乐观。当晚十点半,去火车站售票厅,只听得广播里在循环播放:最近十日去往北京方向的票已全部售完,请不要再排队,以免浪费你的时间……我顿时不报希望。

 

7月7日 成都 为票奔忙

7月7日,原定去都江堰/青城山的计划因车票还没落实而取消。从一大早开始,大家就已开始为车票的事奔忙。我六点半就去车站,发现早已排了好长的队,而且问得不卖站票和站台票。看来想从火车站这正规渠道买到票是不可能的了。出门碰到一中年妇女,小声对我说:要票么?想去哪?北京?没问题,我什么票都能提供,包括今天的……遇黄牛党了。不管怎样,有票就是好事,先留个联系电话吧,以备后用。然后大家商议,并使出浑身解数,找所以可能的人帮我们落实票的事情。快上午十一点,dy的手机里传来好消息。她联系的一个熟人(据说还有点背景)说可以订到八张明早的火车票,让中午一点过去拿。于是dy背负全体人民的期盼去拿票了,我们心想这下终于可以轻松了,下午可以好好地睡会儿觉,或出去玩玩。可容易做不成大业绩。我们还来不及欢庆胜利,那边告知票还是无法打出。我们一下子又陷入失望中。

黄牛黄牛 旅行之友

我们可不能被困在成都啊,有同学急着赶回校有事,况且继续待下去我们的money也不太够了。在这危难的关头,大家想起了还有最后一线希望——黄牛党。不错,就是所谓的票贩子。虽说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有可能买到假票,但我们一致认定中彩的概率其实是很小的,大多数票贩子还是诚实劳动,非法经营的。在成都火车站门前,游弋着数不清的黄牛,潜入人民群众中,伺机而动。但这次,我们要主动找上门去!

或许很少有人这样主动上钩吧,一黄牛把我们带到离警察较远的地方,还很不放心地打量我们半天,将信将疑地问:你们不是便衣吧?晕,看我们小小年纪,身体如此单薄,像吗!终于取得对方信任后,她答应去窝点给我们找票,让我们就在原定等候。二十分钟后出现,说只有明天晚上的了,而且还是慢车,问要不要,要的话尽快。怎么会这样呢,这个时候哪有那么大的客流量啊,我们一时也不好抉择。这时dy在联系飞机票的事情,万一买不到火车票就只好乘飞机赶回去了;hse家里也准备让她直接飞回香港好了。我们这边还继续为火车票的事情努力。

广泛接触黄牛,争取更多更好的机会。快下午四点,终于找到一个,说有八张今晚到广元的短途卧铺票,这样我们可以先上车睡几个小时,然后凭人品补到北京的票。这听起来已是很大的安慰了,总比什么票也拿不到,滞留成都好多了。征求全体意见,居然都同意。

去取票。黄牛把我们带到火车站旁的一个代售点,给里面的人打了声招呼,然后直接开始从电脑里打票。由于在外面电杆上装有摄像头,所以黄牛提醒我们交钱时一定要注意,给她们的“手续费”千万不能正大光明的交。我悄悄地把钱交到她们手里后,她们就先离开屋子走了。然后我们继续等票,交钱。通过和黄牛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我才觉得黄牛并非都像我以前想象的那么可恶,其实整天在火车站门口揽生意的小黄牛们是左右不了时局的,不过代幕后人跑腿而已,然后挣点回扣养家,供孩子上学。真正承担风险的是她们,而那些依靠种种关系、交易严重扰乱票务秩序的大黄牛们却安闲地在背后操纵着一切。据黄牛讲,这次很奇怪,她们手里也缺票,她们也搞不清楚票流失到哪里去了,火车站好多的票根本就没拿出来公开销售,就通知大家说没有票了。这世道,怎么这样呢。不管这么多了,当几张火车票切切实实拿到手里的时候,我们的心才终于安稳了下来。虽然是短途票,而且是慢车,还不知上车补票会补到怎样的结果,但今晚就能上车回校了,心里还是很有成就感的。毕竟我们不断失望,不断希望,最终看来,一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晚8点38分 成都到北京 返校

晚八点半,终于踏上了火车。之前在候车厅时,看到大幅的宣传标语:“成都—一个你来了就离不开的城市。”我们当真哭笑不得:当然了,买不到票,想走也走不了啊。这宣传语真可怕……

火车上的艰难生活

之后是在火车渡过的一天两夜。到广元只需五个小时。晚上一点半,大家刚睡下没多长时间,还疲惫不堪,就从卧铺车厢里被赶了出来。更打击人的事,只能补到站票!没办法了,只能带着笨重的行李,举步维艰地迁徙到硬座车厢,寻一小段稍微“空旷”点的过道作为根据地,安营扎寨。

第一晚,实在是顾不得那么多也没有办法了,大家就挤在过道中,偷渡难民般地,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地睡了一晚。可怜两个女生要跟着受这样的苦,心里真有些过意不去。还好,她们挺乐观的:“这也是社会实践的一部分嘛。”晚上睡在过道里,加上空调温度不可调,实在冷得受不了,结果第二天hse就感冒了。所幸周围的人都特厚道,给她让了一个座位,不然这样一直站下去还真不知会怎么样。dy和crh等则跑到卧铺车厢,以出色的外交才能与那里的人打成一片,也有了容身之所。其余人东站站西站站捱时间。一直到第二天傍晚,终于为女生补到了两张从河北邯郸到北京的卧铺票。虽说只有最后几个小时就到北京了,但还是觉得这两张票很珍贵,因为这个时候只要能好好睡上哪怕一个小时,就觉得已经不失为天大的幸福了。就这样到了北京。

 

后记

流水账先告一段落了。最后说点感想。

这次暑期实践虽说只有短短几天,但收获颇丰。我是从农村到小县城那样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从小到大,身边有无数比我聪明,比我有才华的人,只是由于各种原因,他们没有我幸运,没能上更好的大学接受更好的教育。其实他们也渴望成功,也在努力,可有时方法不对,或有其它困惑没有得到很好地解决,从而影响了他们的发展。所以,我经常都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帮助点他们什么,哪怕是聊聊天也好。所以这次实践活动正好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我可以给他们讲讲我所感受到的大学是什么样子,考上好大学是否真那么神秘,应该怎样努力才能成功。我希望跟他们分享我的经验,让他们少走一些弯路;我希望能以我们的精神面貌、信念、态度、气质、知识、方法等,传达给他们一些有积极意义的东西,扩大他们的眼界,激发他们强烈的求知欲与进取心,让他们对未来有憧憬,在心中留一分梦想,并为之持续不断的努力奋斗。可惜我们时间有限,每次就短短的两个多小时,还分为几个专题来讲,所以每一方面都不能深入,只是浮光掠影地大概提一下罢了。假如听过我们讲座的学生,哪怕只从中得到了一点点正面的启示的话,我们也算不虚此行了。时间太短,不能作充分交流,这是我们活动的不足之处。但正因为这样,我相信,这次实践活动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我会更加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希望自己能积蓄更大的潜能,将来有机会去帮助身边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还想说的是,这次实践团的每一个人都非常可爱,非常感谢你们!从你们每个人那里我都学到了不少好东西。你们的吃苦能力也是超出我想象的,你们的忍耐精神(不对,不应该是忍耐,因为你们从来就没有不情愿,而是满心欢喜地享受吃苦的快乐)让我感动,特别是有同学来自东部繁华地区,从没去到过那么偏远的乡村,没行过那么颠簸的山路,没和那么多人一起挤在空气浑浊的车厢里,还要睡过道,站上几十个小时……所以,你们真的很棒,很佩服你们。还有,你们身上闪现出的真诚、善良、乐观、幽默、激情、务实等等优良品质,也给我很大的感染,将激励我继续踏实走在前行的道路上。这些天来,我们一起以饱满的热情,积极的态度共同走过,每一天都那么充实愉快,每一刻都那么精彩难忘,完全忘了什么叫烦恼,什么是无聊。借crh十佳歌曲《感恩》表达我的心声:“因为是你,因为是你们,从未离开我……”

感谢这几天中给了我们帮助和支持的每一个人,是你们让这次实践活动如此精彩!

                                            2006年7月14日 (终于over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