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8.4-5 昌都-酉西村-邦达

大抵“千古文人侠客梦”,侠客已然“千古”了,文人也谈不上,但经历侠客般的纵马奔腾、仗剑天涯却是大多数人挥之不去的年少轻狂的梦。现代社会里,以骑行的方式,依靠一己之力的原始方式,跨越万水千山,感受别样风土人情,便成了实现这种浪漫美梦的绝佳方式。于是轰烈地爱上了这样的旅行。

话说这一行四人经历了草原旷野、高山险坡以及各种奇秀佳境之后,从西宁经玉树进藏,到达了藏东重镇昌都,短暂的休整了一日,恋恋不舍的挥别了绝味的蹄花,向着川藏南线进发,相约杀到拉萨再续蹄花前缘。

要说这昌都的地理位置着实是了得,正好处于连接青、川、藏三省的金三角地带,当年人民解放军正是拿下了这个咽喉要塞,就等于拿下了全盘。从距离上考量,特殊的位置使其无论去拉萨还是成都、西宁都迢迢千里,重山隔阻,去哪一头都得在汽车上颠簸几天几夜才能到。为方便交通,上世纪九十年代修建了机场。由于昌都四围是山,直到一百五十公里开外才在邦达草原寻到一块平地适合飞机起降,于是昌都机场又开创了世界上离市区最远、海拔最高、气候最恶劣、我国跑道最长等多项纪录。我们这两天的路线就是要从昌都沿玉曲河岸狭长山谷,翻越年拉山和浪拉山,经昌都机场,再沿邦达草原抵达214国道与318国道的交汇点之一邦达。

吃过价格便宜量又足的早饭,揣上两枚鸡蛋,在淅沥小雨中启程。沿河谷左侧,以缓下为主的起伏路。河水浑黄,浊浪滔滔,山势犬牙交错,山体多为红土,有零星低矮植被。50 km开外,到了一岔路口,按理年拉山应该如约而至,有7 km的上坡等着咱。眼看右路斜上折叠从谷底到山腰,正是要翻越山口的架势,左路呢却继续沿河谷蜿蜒,路牌也指示:右到年拉山,左至察雅。但奇怪的是,明显可看出,右边的路似乎没车在走了,尽管路况还行,左边在通车,却半天不见一辆车通过,等了好半天才拦到一辆问问情况。原来年拉山已修通了隧道,不用翻山啦。艾,说好的七公里呢。沿左边到察雅的起伏路走了没几公里,果然就见到了在半山腰的隧道口,洞口装饰得很漂亮,是我见过的最讲究的隧道口。两端都有武警站岗把守,里面很明亮,迎面还来了几个MM在隧道里放声歌唱。原来的老路要翻过7 km的年拉山,还有10 km的缓下才到吉塘镇,现在骑出约1.5 km的隧道直接就到了。路边正好有一个藏餐馆,经营范围除了酥油茶还有炒饭炒菜包子水饺面条等,真是让人喜出望外。各要了两份蛋炒饭和青椒肉丝炒饭,藏族大姐的手艺还不错。询问了下前方情况,还有11 km上坡到卓玛温泉,那里有小卖部和住宿,然后再29 km上坡才到浪拉山。今天只能到温泉住一宿了。

饭后出发,在山谷中一路爬升,特别是经过一个楼梯式折叠上坡,从山谷爬到了山头,更上好几层楼,视野顿时开阔许多。爬了快两小时才到了卓玛温泉所在地——酉西村。这是一个在浪拉山脚下山谷中的小村子,目测二三十户人家,有热气腾腾的天然温泉可开发旅游资源,村里唯一的对外吃饭住宿地就在温泉里,真是哟西。不幸的是,有人捷足先登了——县政府官员一批人马过来旅游,占了食宿地,没我们的份了。不过我们神通广大的明星前站刘同学找到了村长,在村委会办公室借到了一席之地供夜宿,晚饭据说可以去村长家蹭糌粑和去旁边的小卖部买泡面。生存问题有了着落,便想着更高的生活追求——机会难得,去泡个温泉吧,从玉树出来,这已经好多天没条件洗澡了。这时,天正下着冰凉小雨,温泉池里却热气腾腾,县里官员正在室内觥筹交错,只有我们仨人在偌大的露天温泉游泳池里畅游,享受着冰火两重天的爽快。最开始觉着自己体力不行,游没多远就累到气喘,后来想想,在海拔四千米的地方游泳,不累才怪呢。

晚餐是在小卖部吃的泡面,好心的藏族阿婆一人在家,热情地招呼我们吃喝聊天,虽然语言不太相通,但一个笑容一个手势,也让我们在这陌生偏远的小山村,感受到了人心的淳朴善良。

村委会办公室没水没电,设施也很简陋,只有一张铺有几块木板的床可供利用。我们只好把木板拆了放地上,再铺上一层防潮垫,勉强挤着睡下。外面夜空繁星明亮,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天明,啃了几袋干粮,在村里小孩大人的围观下,再次上路。继续上坡,浪拉山就在眼前,可要翻到山口,还有近30 km路。路曲折迂回,层层递进,每上一层,都发现脚下的山谷更壮观。过了晌午,爬了大半天,还是能看见昨天住的酉西村就在水平距离不远的地方。

终于到达山口,海拔4572 m,五彩经幡猎猎生风。远眺四周,群峰绵延,不远处的峰顶白雪覆盖,云雾缭绕,近处的山坡上鲜花遍野,对面的坡谷上竟然还有寥落民房,阡陌小道,让人惊诧。一头戴牛仔帽的藏族小孩口袋揣着录音机,随手一按就潇洒地播出了亲爱的姑娘我爱你,他很内向地跟随着并打量着我们的车和举动,然后向我借车骑,个子不高,勉强够着踏板,来回骑了好几遍才将车恋恋不舍的还了我。

欣赏完山色,下山去也。214国道界碑1414上写着“真的要累死了”,虽然此处已到了下坡路段,但这个真要看运气,要是遇上顶风,下坡也是苦不堪言的,因为陡下坡很快结束,大部分的路都是起伏缓下。显然我们运气还不错,没有逆风的阻碍,很顺利就到了20 km开外的索拉村,这里是一个岔路口,往右岔开的路便是通往洛隆、边坝、比如三县,然后接上国道317到达那曲的川藏中线,骑车走过这条线的人不多,网上能查到的资料也很少,路口的大幅广告“美丽的边坝欢迎您”很是吸引人,远远望去,一条土路蜿蜒向西,充满了未知的神秘感。骆驼驻足怅望了一番。

这里正好有饭馆,虽然已是下午三四点钟,还是决定吃个午饭再走。这是个在二楼的藏餐馆,要爬上高高的木质楼梯,藏族阿妈正在用大竹筒打制酥油,第一次亲眼见到。简单的炒咸菜和炒青菜,吃起来却感觉特别地香。在国道214骑车的这些天,有午饭吃,还能吃到米饭,真是少有的幸福。大概也是临近川藏南线了,生活将要得到改善了。

饭后接着赶路。这里已经进入了邦达草原,地势低缓开阔,一路起伏。还有15 km到益蒲乡昌都邦达机场,然后45 km到邦达,总共60 km的里程,此时已是下午四点多。就算是大平路保持20 km/h的均速,也得三个小时才能到,何况这里经常遇到恼人的逆风,那可就玩儿完了。很意外和感激的是,老天对我们很眷顾,略施法力,一阵狂风一路就把我们刮到了目的地。被“劲风无影手”推着,不管大小起伏,骑起来异常带劲,码表上显示的里程跳动也非常给力,简直有如神助!三小时拿下邦达指日可待!

刚出发没多远,茄子从后面赶了上来,豪迈地说了声“我来了!”我扭头一看,一起来的还有一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黑狗,低调务实得多,事先不声张,默默地奔跑到跟前,上来就是一口,雨布就被划拉出一道口子。还好不是冲着人来的。

路过邦达机场,还来不及细细瞻仰,就见背后天空一团浓黑乌云笼罩着大地,在风中快速向前方移动,再不逃之夭夭可就要挨雨淋了。于是我们拔足狂奔,展开了和乌云的竞赛,最终还是难逃劫数,还好上天留情,我们没有被淋得很惨。

渐渐地小河潺潺,水草丰茂,牛羊成群。正好三个小时后,我们到了邦达。这是一个三岔路口,分别通往成都、拉萨和昌都。近年来由于川藏南线的繁华,骑车过路之人络绎不绝,邦达也从一个荒凉路口发展成路上的重要驿站,兴起了许多饭馆旅馆,放眼可见各地川菜招牌。此地最有名的应该算是旅社墙上的各种涂鸦留言,密密麻麻,承载了不知多少人关于梦想和旅途的故事。

从214国道来的这些天,路上从来都是特别清静的,几乎没有遇到过骑行的同道中人。一到这里,竟有一派熙熙攘攘的繁华景象,骑行的,自驾的,从成都走川藏来的占大多数,从丽江走滇藏来的占小部分,各路大小人马好几十人,热闹得一时有点不习惯。我们这队从西宁玉树昌都过来的,真是另类了。

明天,开启新生活,踏上318的旅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o create code blocks or other preformatted text, indent by four spaces:

    This will be displayed in a monospaced font. The first four 
    spaces will be stripped off, but all other whitespace
    will be preserved.
    
    Markdown is turned off in code blocks:
     [This is not a link](http://example.com)

To create not a block, but an inline code span, use backticks:

Here is some inline `code`.

For more help see http://daringfireball.net/projects/markdown/synta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