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猫的自述

终于过了妙峰这一关,我才敢相信,原来,我也可以做到
在终点遇到的男生们都不相信,是的我也不相信,我喉咙刺痛,我反胃想吐,我甚至,在路上哭了出来
然后我一遍一遍地跟自己说我们那句玩笑话,你想去暑期吗你想去暑期吗,你想去,暑期,吗……
然后,眼泪向后我往前,顺利人生这么多年,就连为高考我都没有那样毫无保留地拼尽全力地不顾一切地努力过,所以这次,我要让人生完整

今天刚被高中同学问,为什么喜欢骑车呢,认真地想了想,我为什么加车协呢
深圳那样大街上根本没有人骑自行车的地方,于是在招新的时候我根本没想过加车协,但是还是在暑期招新的时候11月,被那种长路漫漫衣袂临风,用足迹和脚印画出地图的感觉,征服
同样是那个高中同学,问我,离开北大的时候会舍不得吗
hey,又是这个问题,我每个时间段的朋友都说我念旧,何况这一年,有你们,我带不走理不尽的回忆

那些事
——纵使我数不出什么心灵震撼惊天转折,当那些可爱的搞笑的温馨的感动的小细节灌满回忆,是不是更加久远的刻骨铭心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舍友已经习惯于说“话说”“浮云”“谈人生谈理想”这些词,习惯我在晚上九点跑出宿舍直到睡觉都不见我回来,习惯看我撞开门推进一辆宝马,习惯我每句话说的都是“那帮人”,习惯于惊叹我诉说中的车协男生怎么都这么绅士
然而多久之前,我还记得,那个沉默的小孩,怯怯地站在人群中,五四的夜晚,她第一次参加训练第一次见到她将来的fellowers,她习惯性地带着她的乌龟壳,躲在里面可以掩饰她的惊慌和手足无措,周围的人热闹和热烈的聊天中,她在想,这是个多余的人。
那种一个人缩着蹲在墙角的姿势,我不记得持续多久,上周某丑还跟我说,上学期每次见到你你都不说话,是啊,那时的我确实是习惯沉默的,本来交朋友就慢,第一次拉练,白洋沟,崩溃之后,其实是想,我不要再骑车了这么丢人我不要再出现了
然后新年夜还是被叫出来了,丁丁你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一直对我那么好我一早就退了,你叫我来跟大家一起玩,然后有了我人生中最难忘的一个除夕,我第一次在外面过新年,第一次打雪仗,第一次听到冰裂的声音,第一次倒数,第一次用座管敲钟

真的爱上这里,还是这个学期的事,记得病好了出关的时候已然是春训第二周了,我心说放弃吧别想了,木林说别怕,我相信你,一定行的,牛丁说,我对你有信心就行啦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人,于是,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却还是有人相信我,这么多年习惯了轻易就认输,输了多少场比赛输了多少爱的人,终于可以有个机会,逼自己努力。
于是硬着头皮去了八达岭,四月飘雪的八达岭,让我爬到哭出来的八达岭,幸有陈东一路的照顾,想都不敢想将来有一天可以不用被特殊照顾
想都不敢想我能担任什么职务干什么活承担什么责任,想都不敢想
但至少我,有了拉练之外的事情。中午的学一,丁和雪一脸期待地问我能不能加外联,于是,虽然我多么地怕和人打交道,尤其是陌生人。而画了多少年黑板报写了多少年字的我,自然的出现在海报组自然地壮大了写字组,那个晚上在自习室收到写字组组长的短信说这张海报很需要你的风格啊,其实是偷笑的,我也是个有用的人啦。
只是会不好意思自称外联人,海报写了四张,电话却一个也没打过。
分组和期中一起来临,我们的龙庆峡休闲游,我电脑里夭折的流水帐,天上明亮的星斗,我第一次看到北斗七星,院子里修车的夜晚,一屋子人鼾声中的球赛,7档上坡的西西,一边说猫儿变牛啦一边开始推我飚坡的陈东,辛苦的队长飞羽,六猫衣服灌满风的背影,小麻矜持的饭量,作家用装嫩精神推人,四环上的夜路,还有老丁处的腐败和最后十一只猫骑车在进西门后迷路。流水账一番,也算弥补一下当时没写完游记的遗憾。不想描述有多少刻骨铭心,只要我还记得北斗七星在天上的位置,我就不会忘记那两天一夜和你们所有人。

然后是真正让我想说却无从说起的五一啊,好多事,直到五一才知道,好多人,直到这次才了解,而我也终于打过旗了能爬坡了,也终于在那些下雨啊混乱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没用痛恨自己帮不上忙。和谁一起摔车,和谁一起超前旗,晚会上被谁猥琐被谁整,和谁一起唱的歌,和谁一起淋雨踩水,和谁一起爬长城被虫子吓到,和谁在长城上整出的各种名词,和谁一起吃饭笑到胃痛,和谁一起在树底下看太阳。最后一天的中午在那个公园,看着阳光从枝叶的罅隙中落下来多么希望时间停止,那个上午,有段路,我一个人,骑着骑着竟然流泪,问自己,这会是我最后一次骑车吗。而终于能看到北大的时候,我竟然没认出来,视野习惯了漫漫长路和密林,真的就认不出学校的样子。
关于那个晚上,之前听谁说“会有很多人哭,很多人笑,很多人醉”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哭得多惨烈,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那是我不用设想就必须面对的离别,三个月后,你们还可以说至少我们还在同一个校园里,我已经不会再出现在这些地方。只是多年来的习惯,眼泪和酒精又如何,我还是不由自主地用沉默代替倾诉,但我是记得的,每一个抱过我安慰过我跟我说过话的人,可,雷,丁,飘,紫,丑,雪饼,球,豆豆,六猫,我知道你们能看懂我的眼泪和沉默。
是这四天的缘故吗,回来之后,大家在一起的时间比之前加起来都长,只是不想一个人看球而已,就有了无辜的和蓄意的伪球迷们陪着我这个家伙又叫又跳;只是想在开完会回宿舍之前出去走走而已,就有了发展壮大最后成了帮派的夜游;只是想有个人可以聊天而已,就有了办公室五四路石舫上的人生理想;只是想多叫几个人一起吃饭而已,就有了我可爱的生日礼物那些诡异的蜡烛。宣传非官方例会,蜡烛和签,生日歌,体测,我的19岁。
文化周的到来,让我后知后觉地到这时才开始恋上办公室,我也终于不是没用的人了,早起晚归一整周,白天三角地晚上办公室,我终于理解宣传部的效率,而我也习惯晚上没事就跑办公室聊天去,昏暗的灯光拥挤的走廊破烂的防潮垫谈不完的人生理想,我终于能说,我现在有了一帮人我现在很幸福。
我会不会醒悟得太晚了些。其实我不是早就习惯了大声喊加油大声唱歌吗,习惯了分东西吃不分你我,习惯了多少人咬同一根冰棍喝同一瓶水,习惯了越来越慢的走路速度,习惯了跟着人群从五四出来先奔博实再敲报告,习惯了席地而坐席地而躺。
所幸我们还有一个暑期可以期待,妙峰下来,雪饼说,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拉练,在第一个休息点就被废了,是的啊我也记得我一直记得,所以在我看到终点的时候,我是那么想哭。我终于努力了学会了拼过了做到了,我终于可以说,you will when you believe.
 

那些人
——原谅我的任性,我一直反复地说我的深圳和香港,一天到晚说我要毕业了,我固执地不能忍受酸奶,我的吓倒一片的尖叫,我坚持从来不用qq,我的挑食,我,只是一厢情愿的以为,这样你们遇到这些熟悉的场景,可以最先想起我

要我有什么用。我又想起这句话,紫,没用的明明是我,笨手笨脚的我,当队医没人肯被上药的我,当财务大家都觉得会算错帐的我,`当前旗被全队人超的我。
我又想起分组那个晚上,六猫,我也只能在你们修车的时候举着手电或车灯,看你们不顾疲倦满手机油。我这样不会说话不解人意的人,我有的只是时间,我也只能在你们伤心难过需要旁边有个人的时候,陪你们坐听你们说借个肩膀或依靠。

不像,你们啊,一路帮我支持我到现在的你们,让我习惯了靠着旁边的肩膀或背不管是谁,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同样的值得信赖。

可,雷,我最早认识的人,最照顾我的人,对我最好的人,开始的开始,是你们让我相信,车协有温暖的,也是你们让我看到努力的方向,车协的女生是这样的。

丁,牛丁,女仙,太多话要对你说了啊,你对那个怯怯的小孩笑,打招呼,你对她说怎么不来拉练呀可好玩啦,于是终于有了后来的故事,有了牛丁和牛猫,有那个一起淋雨踩水的晚上,你说,体测的时候会陪我慢慢爬,虽然最后是,我超了你你还跟我说别说话了加油爬。

木林,最早认识的人呀,温柔管家,照顾人的时候像所有人的大姐姐纯真起来又比谁都纯真,笨笨的我说不出什么贴心的话,只希望,每个笑容能相互明白吧。

玥明,我们的默契,不愧是同一个星球的人,那些海报,你的画我的字,不知道哪一张会成为绝版,总是同时说出同样的话,同时发现同样的故事和典故,同时yy同样的将来,你的笑,是让我安心的阳光,所以,我才无法想象你也有犹豫和难过。

球,假如多少年后,新来的人们只知道你叫球球了,你会不会想起某个夏天的司马台,发生了各种各样什么事。好像是从五一才开始变熟,却这么快习惯了夜游和人生理想。当你的旗其实很放心,只要你不想着甩尾。

秦六猫,初中的时候我们班有米兰帮和曼联帮,每天吵个不停,那是我幸福的黄金时代,于是遇到你的时候,有一种仿若似曾相识。我们的缘分是从认识之前我们都叫猫开始的吗,分组,五一,学地空的你怎么不会认星星呢。我记得,你给我的蜡烛是烧得最热烈的一根。

紫,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说我跟你长得像啊,可是,眯眯眼的温柔阿紫,明明是那么独一无二,紫,我生日的那个晚上你手里握着根蜡烛静静的蹲在我后面,你说要在离我最近的地方陪我,然后看着你的眯眯眼,为什么有种心疼的感觉。

丑,你说我现在是你师妹,去了香港过多少年都是你师妹。清醒的时候没少抬杠吵闹开玩笑,你对我说过的最认真的一句话,难道竟然是在醉的时候吗。一起唱歌是多么难得的机会,我还希望能有下次,磨练成真正的最佳搭档。

雪饼,第一次拉练废得形容不出的我,和你的专业队医手法,于是彼此都有这么深的印象。原来遇到同乡,真的是会有亲切感的,原来珠江口之隔,其实这么近,原来因为有了我们的鸟语,我们之间就好像比别人多了一层秘密。

飘,温柔坚强的女孩子,稳重得却不像是比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小。

兔子,你这个从来不去上课的家伙,要不是在车协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认识。知道什么叫找打吗,就是你说话这样,但是我知道,你永远能随叫随到,出现在需要你出现的地方

紫龙,我们一起摔车,从此有了可以嘲笑你的理由,一起学数分,每次迟到被你谴责或无奈,你无辜大眼一脸认真的经典表情。

西,你要相信,你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于是我们想你的时候就多了,真的呀,你的高高个子长直发,你为外联的默默付出,当然啦我这个一通电话都没打过的人是没有资格替外联说什么的啦。

陈佳,又说你的脚你都要听烦了吧,可是你跑起来脚仍然会痛谁能不担心呢。石舫,老丁,我们是少有的文科男生和理科女生喔。

成语,各种名字都不知道用那个来叫你,组长,室长,会长,汗牛充栋,我自从出现在宣传部就抢走了你写字的机会,各种玩笑各种操劳就不多说,你这样总是把操劳当玩笑来讲的人,其实是我最佩服的人。

秋千,同时开始的春训,第一次就认识的女生,冰雪聪明的新传人,是啊我一直佩服你怎么跟大家能熟得那么快,长城,自习,避风塘,夜游拉练我们是旗。

碧全勤,也算一起留过一次口,人生理想太沉重,还是晚上慢慢谈,那个晚上你经典的接站,相信我,一定不会忘的。

我总算没有像那篇东西写的一样伤,因为写完发泄完,既然难过的东西无法避免那为何不趁现在尽情狂欢,我这么笨笨的人,要我有什么用,给你们带来开心已经是我唯一能做的了。所以,谢谢大家的话大家的关心和担心,这个满是自述的地方就不让它浮起来了,写在这里,让你们知道我没事别担心我。

水星人火星人金星人地球轨道人火卫二土卫六木星人土星人冥王星哈雷彗星都能相遇在地球,说明我们的故事,独一无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